您现在所在位置:以马内利社区 > 我的邻舍 > 南南的公寓 > 日志 > 赤名莉香式的想念


赤名莉香式的想念

2011-05-04 18:30 ( 22803 次阅读 | 10 个评论 )

 

某兄曾跟我说,他一度喜欢《东京爱情故事》里赤名莉香的笑脸。

很多人都熟知那张笑脸的吧,漾得跟阳光般,抱以“终将过去,终能解决”的乐观优雅的姿势,冲撞着正经历着的大小事件的锋芒。

以上这些想法是鄙人强解的结论,在该兄似乎兴冲冲推荐我去看的眼神中,我承诺自己至少要记得这次所得出的能以自我宽慰励志能以继续嚣张能以敢爱敢恨的结论,——生活的时候,即使挫败,也不必自卑到很深刻。

有时候,会忍不住地想:被大众执迷的究竟是赤名莉香的爱情态度还是生活态度呢,——因为的确有不少人,尤其是痴男怨女们,对于她甚是顶礼且推崇,或者只是莫名其妙且莫可名状地喜欢她。

从孤绝内心启程的赞赏情绪来说,莉香的水一般流转的姿态,世无其匹。

话说回来,又当是占据了“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的那种绚烂浪漫的腔调地位,那直可谓是“童话故事”的鼻祖——一见钟情,由来是需要膜拜的吧。

其实,我不反对一见钟情,因为对于未尝恋爱的我看来,那也是成全爱的一种形式吧,并且颇显华丽丽的。只是也认为,在一见钟情直至终成眷属的盛宴饕餮以外,还有其他可以说明爱的形式,并且不见得只一种,这话可着实不泛酸的,很负责任地说。

看见某姐妹的博文中引用艾伦说过的话,“只有放弃独占欲,才能开始爱你。”

这会是真的?所谓爱情?因为爱情。

但是,像LL姐妹这种对于婚恋此类事件根本就不感冒的危机意识不强大的只顾痴看别人为情所苦为爱所欢的另类分子,爱情只像是她嘴角坏笑一下的自嘲,“我可能有独身的恩赐吧,对吧对吧?”

说完此语旋即转身下楼去给我鼓捣“咖喱土豆萝卜黄瓜浇手擀面”,看着那又好又强大的面,于是忍不住跟她说那句经上的情话“才德的妇人很多,唯独你超过一切。”说得很大声,以为用喊的。

说之前还啰哩吧嗦地声明我很少很少如此夸人,这妮子却毫不领情且一脸纠结地回应,还用了极其平静的口吻,“你这话适用所有归主的姐妹吧。”

我承认那时,似乎是我被拆穿了。逻辑上,显然是这样的(最近我使用率最高的词汇是“逻辑”)。

之前我趁她出去买菜的空闲偷吃她的萨其马,被推门而入的她逮了一个正着的时候,略微觉得不好意思。之后的深夜,她乘在医院排队四个钟头多,内心和精神都受了极大的恐惧折磨以及看见美女医生姐姐终于被安抚了的我疲惫沉沉睡去之后,猫在书桌上制作记念我灵命成长的生日卡,那会都凌晨十二点了。

再之后,她给我的包里塞了萨其马,那也是她唯一的一包了。我那天的一整天几乎想不起前一天在医院的无助以及稀里哗啦被自己用病历卡和挂号单遮去一半的脸了。

我后来说是为了答谢她,很招摇地,“会为你的婚恋祷告的”,不管她是否以此为然。因为手上正好被一个姐妹塞了一本婚恋祷告的打印册子,我又以细胞分裂式的方式塞给或是发送给了其他人并分别向她们一众许诺会为她们的婚恋记念的。

趁胡思乱想的巅峰之际,再假设一个并且前提:主的主权真地能被人的骄傲伎俩以及假设做喻之心彻底颠覆和挖掘掉,以及罪根本没有进入世界,对于世界任何大可相安无事泰然处之。

那么,——怨念之一的是,如果姐妹一夜之间统数全都是“才德的妇人”了,那么弟兄将集体迎来暖春回巢,从此享受枯木逢春般直接返回伊甸园式的“你耕田来,我织布的”福气吗?

怨念之二是,如果姐妹都怀着打破玉瓶一般“赤名莉香式的思念”,那么敬虔的弟兄的婚恋将会被姐妹的心志鼓捣的自此孤苦伶仃,终老无依,从此废掉上主所设立的一夫一妻的,是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吗?

还有怨念之三,世界上到底有没有体验过“不惜歌者苦,但伤知音稀”的人啊?

怨念之四,也作为以上假设怨念系的解答:世界之大,除此以外,值得假以时日未雨绸缪韬光养晦养精蓄锐老骥伏枥的可以做的事情,应该也很缤纷吧。

最后,又有些戏谑吊诡且略微猥琐地想到:蓦然回首的时候,难道不会看见对于转眸者来说,自始至终无血无肉的一株植物吗?

 

为什么我以为:偶尔会。

 

 

 

 

22803 次阅读 | 10 个评论
全部(1)

喜欢这篇文章,就来推荐吧!

 
  • 苏力 11-05-05 14:23
    苏力
    从始祖开始的古老话题,今儿又让姊妹怨念出若干值得深思的新意来。
    情这玩意,往往是局外人笑局内人,当局外人一旦成为局内人,不管他是男女老少贫富贵贱,都照样会找不到北。
  • 南南 11-05-05 14:51
    南南
    苏力: 从始祖开始的古老话题,今儿又让姊妹怨念出若干值得深思的新意来。 情这玩意,往往是局外人笑局内人,当局外人一旦成为局内人,不管他是男女老少贫富贵贱,都照样会找不
    :)嗯。
    缺乏安全感,才始终会以各种偶像来填,“爱情”只是偶像之一吧。
    有人说“我们内心的缺,正是十字架的形状”,姐妹觉得呢?
  • 慧君 11-05-12 23:32
    慧君
    对莉香这样的女孩,我是存着心疼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认为在现实生活中,男性很少会选择这样的女子,通常会喜欢的类似男主人公最后选择的适合在家相夫教子温柔得不行的那类女子;然后对莉香这样的女子说,我相信,你很坚强。
    喜欢阳光是一回事,拥有阳光又是另一回事,大抵光线太明亮,或是辐射太强,不是所有人都能明白笑脸背后的心酸,不是所有男性都懂得那份阳光的珍贵。
    我记得有大约有那么一句话,眼神清澈的人有两种,一种是不谙世事的单纯;一种是经历众多风雨后内心仍坚韧的女子。
    我相信莉香这样的女子,每次都会勇敢爱,可是不见得男性都会勇敢爱,也许有一个能让自己有安舒生活的妻子更重要,这不也正是男主人公最后的选择么。
  • 南南 11-05-13 09:06
    南南
    慧君: 对莉香这样的女孩,我是存着心疼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认为在现实生活中,男性很少会选择这样的女子,通常会喜欢的类似男主人公最后选择的适合在家相夫教子温柔得不
    哈哈,剧评感滴说,么么。:)
  • 慧君 11-05-13 15:33
    慧君
    南南: 哈哈,剧评感滴说,么么。:)
    算是吧。。。我是很多年之后才看这部片
  • 南南 11-05-13 16:23
    南南
    慧君: 算是吧。。。我是很多年之后才看这部片
    嗯哪,我原来看得是译制片,那个时候看不怎么明白滴说。:)
  • 迦南地人 11-06-22 08:31
    迦南地人
    以马内利!
  • 南南 11-06-23 13:21
    南南
    迦南地人: 以马内利!
    :)平安!
  • 迦南地人 11-06-23 14:10
    迦南地人
    感谢主!
  • 南南 11-06-29 11:05
    南南
    迦南地人: 感谢主!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