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以马内利社区 > 我的邻舍 > 南南的公寓 > 日志


  • 如得其情,哀矜而勿喜

    南南 2013-07-25 21:12   分类: 裸颜|20221 次阅读|没有评论
        韩邦庆的《海上花列传》中,赵二宝本是个乡下姑娘,到了大上海这个花花世界,禁受不了纸醉金迷的诱惑,用完了钱而羞于回家,“爽性爽爽气气贴了条子做生意”。     这跟逼良为娼不一样,要怪只能怪自己虚荣天真,怨不得别人。     她开张不久遇上的史三公子,出身公侯,气宇轩昂,应承她“除非死,定娶她过门”。     谁知史三公子返南京后,一去不回,不久竟去扬州娶亲了。     得知此事后,她“眼前一阵漆黑,脑门里汪的一声,不由自主,往后一仰,身子便栽下去”。     可是醒来仍心存侥幸,希望史三公子有一天能回心转意回来娶她。          第六十四回,即全书最后一回。     她遭流氓毒打,疼痛难忍,于昏睡中梦见史三公子来看她,她惊喜不已,打扮停当准备下楼,还不忘关照她母亲说:“妈,我们到了三公子家里,起先的事,不要去提起。”     全书在此处戛然而止,让人看得委实胸闷不已,欲哭无泪。     正如张爱玲在《国语本<海上花>译后记》中引胡适的话:     “这十九个子,字字是血,是泪,真有古人说的;‘温良敦厚,怨而不怒’的风格……”     小说止于赵二宝破镜重圆的黄粱一梦,此时她神情恍惚,已分不清是梦是真,遂在梦境中毫无怨言地原谅了那个负心汉。     韩邦庆为一个流落烟花之地的妓女,苦心设置这样一个虚拟的幻境,玉成了其隐忍卑微甚至远超一般贤妇的道德义举。     惟其以为是真,方得如此情深意切,字字血泪:     然亦惟其是在梦中,——     只能是在梦中,我们方有机会一窥妓家亦可能背负的情感上无辜的受苦与忍耐。     可是梦中再深挚再情切又如何能作得数?     无非是一厢情愿的自扮自演罢了。     可是若非恍惚梦中,赵二宝又如何可能有“权利”去原谅史三公子?     她一早已被现实剥夺得一干二净。   » 继续阅读
  • 有枣儿没枣儿都打一竿子

    南南 2011-08-18 17:05   分类: 裸颜|29174 次阅读|40 个评论
    “春和”因着莫须有的罪名被清末的衙门关押起来,王掌柜的和其他几个正义之士,纷纷围坐在茶馆的八仙桌旁,绞尽脑汁,算计琢磨着搭救春和的各样办法。只见一众人等思来念去,周折费尽,权宜之计仍尚难定准,彼时王掌柜的忽然带着京腔儿,大声扯了一嗓门,“甭儿管,咱有枣儿没枣儿都打一竿子。” 王掌柜的由来性情温和,他的这一喊,顿觉透露着最妙的人生态度 —— “有枣儿没枣儿都打一竿子”的气魄勇力,像是包藏了人格里触底反弹的潜力可能的。 活着,总归是少不了出糗的吧。 就像是不知道捅枣子树的这一竿子落下去,究竟能不能挣口气的试探,一通乱捅之后,倘若没有枣子应时而下,会不会就此若有所失、郁郁寡欢?或者,自此另外一番心境,自嘲自解,自斟自叹,自开自化:这等勇气,还是可嘉的。 一位心理学家曾经假寓论证“出糗问题”,他在自己的著作里描写自己朋友遭遇的 “ 丑事 ” :那是一位举手投足之间魅力十足,拥有令人望其项背身份的人。不料一日,西装革履的去人头攒动的餐厅觅食,正想吸起一口饮料,却不巧将吸管吸进了鼻孔里,那会儿左右手全正被派着用场,一时无力取下“破相儿”的吸管,竟然就端着这样的姿态站在人群里,堂而皇之。 读到这个场景的时候,忍俊不禁,略微捧腹,想来:到底是显得出糗的事吧。深思下去,这般的“丑态”,却不觉得是种讽刺和可笑,倒是显得那么几分生动、有趣和为人的踏实和真实。 情不自禁地想起自己再年轻一些的时候,曾经有过的奇思怪想:每每骑着单车摆造型耍酷的时候,都幻想自己猛地一个“倒栽葱”,摔瘫在地上,绝对不会喊疼,只等着笑自己的笨拙和年少张狂,再或者悟得一个需要自己慎重的道理:—— 作为人之个体,我于这个世界来说,那真实的局限,被囿围以及卑弱。 由此来看,“有枣儿没枣儿”都敲那么一竿子,不计得失,不求报回,想来既真诚活络,又显透着十足的生存安全感。——不由处境决定,不于高低贵贱所有分别,也不取决于别人是否认可的蛮劲儿的安全感受,想来:需要建基在哪里才最是稳妥呢? 交友搭讪亦是 » 继续阅读
  • 不说话的半夏

    南南 2011-06-27 11:24   分类: 裸颜|29551 次阅读|23 个评论

    不说话的半夏

      嘘 不能说话 望风呢 风痕漾在天空,传递记忆片段   恰好   神殿之中 圣门曾朝向一个孤绝灵魂 开过   嘘 不想说话 听雨啊 雨水漫着 溢着 无止无绝无止息   偶尔   旷野以上 赞美 微弱得只得侧耳倾听啦   嘘 不再说话 看云呢 人要走了 离开着追奔着向着远处 烈烈耀耀的光 跑着   号角响彻 她的姿势 还没有假设好就开始了   嘘 不会说话 拿起羊鞭 是沉默 是徘徊 是呆滞 或者是赞美 赞美 赞美   歌咏着 继续   望吧 听啊 看呢 仰望哪 仰望哪   耶路撒冷的城门 开了 开着     » 继续阅读
  • 赤名莉香式的想念

    南南 2011-05-04 18:30   分类: 裸颜|28524 次阅读|10 个评论

    赤名莉香式的想念

      某兄曾跟我说,他一度喜欢《东京爱情故事》里赤名莉香的笑脸。 很多人都熟知那张笑脸的吧,漾得跟阳光般,抱以“终将过去,终能解决”的乐观优雅的姿势,冲撞着正经历着的大小事件的锋芒。 以上这些想法是鄙人强解的结论,在该兄似乎兴冲冲推荐我去看的眼神中,我承诺自己至少要记得这次所得出的能以自我宽慰励志能以继续嚣张能以敢爱敢恨的结论,——生活的时候,即使挫败,也不必自卑到很深刻。 有时候,会忍不住地想:被大众执迷的究竟是赤名莉香的爱情态度还是生活态度呢,——因为的确有不少人,尤其是痴男怨女们,对于她甚是顶礼且推崇,或者只是莫名其妙且莫可名状地喜欢她。 从孤绝内心启程的赞赏情绪来说,莉香的水一般流转的姿态,世无其匹。 话说回来,又当是占据了“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的那种绚烂浪漫的腔调地位,那直可谓是“童话故事”的鼻祖——一见钟情,由来是需要膜拜的吧。 其实,我不反对一见钟情,因为对于未尝恋爱的我看来,那也是成全爱的一种形式吧,并且颇显华丽丽的。只是也认为,在一见钟情直至终成眷属的盛宴饕餮以外,还有其他可以说明爱的形式,并且不见得只一种,这话可着实不泛酸的,很负责任地说。 看见某姐妹的博文中引用艾伦说过的话,“只有放弃独占欲,才能开始爱你。” 这会是真的? 所谓爱情?因为爱情。 但是,像 LL 姐妹这种对于婚恋此类事件根本就不感冒的危机意识不强大的只顾痴看别人为情所苦为爱所欢的另类分子,爱情只像是她嘴角坏笑一下的自嘲,“我可能有独身的恩赐吧,对吧对吧?” 说完此语旋即转身下楼去给我鼓捣“咖喱土豆萝卜黄瓜浇手擀面”,看着那又好又强大的面,于是忍不住跟她说那句经上的情话“才德的妇人很多,唯独你超过一切。”说得很大声,以为用喊的。 说之前还啰哩吧嗦地声明我很少很少如此夸人,这妮子却毫不领情且一脸纠结地回应,还用了极其平静的口吻,“你这话适用所有归主的姐妹吧。” 我承认那时,似乎是我被拆穿 » 继续阅读
  • 会跳舞的文艺青年

    南南 2011-03-22 18:06   分类: 裸颜|18747 次阅读|8 个评论
       有一种正踏踢着忧愁向前蹒跚迈步的感受,很真实。    此种忧愁惑惑 在心间似乎正试图烙下一点一点的印痕,指给过往的自己看。也试图想尽力在期间指明给自己看:曾经究竟什么是错的,什么是对的?——或者要是采用过哪种方式,才是造作最好的武器利刃,才可以尽量地朝向那个不好的反方向尽可能地避免。    在这个属于新生的季节,我以为,值得摆以信任的唯是临安的杨柳和关乎它的杨柳枝,看它在春风和绵雨里肆无忌惮地孕育而后绽放,就像是一场宏大的生命展演,这本身就是一次关于生命的奇迹,还做什么其他的企图呢?    而后把它看成是一个接续一个将愤恨和自我诉诸抽象文字的文艺青年,绽放在三月的湖畔堤岸,那被认为是另外一种不健康的宣泄方式,导致另外形式的围困,仍然没有出路。——对此,经年若干,我终于能够自信而不是狂妄地说出“见仁见智,各自珍重”几个字。    但是柳壳依然 不计较评价和是否适时地绽放起来了,在这个微寒的人间三月末四月初。    于洛说,“她们站在 S 线状的路的两端,好像是想要彼此拥抱,又好像想要彼此避免。”站在孩童的维度白描舅舅的时候不得不提及一个或者两个以上的其他人的感受和经过,是不是为了证明什么呢?    不得不说,那首先是一场填充性的塞满,紧跟着是一场迅疾地逃离,留傍给自己的是猜想的冲动以及期待的渴望,以上都关乎安全感,不分对错,只在于生存的安全感。    我没能抄写一页一页的宋词,只是心情不很澎湃地读下了很多关于春天、柳枝、西窗、二十四桥以及忧愁和向往的词句,自以为读到尽兴的时候,就会发出声音轻轻地用牙齿重新啃回一趟,词人春愁太多,春愁缠绕悲情,悲情引促春愁,都隐匿在秦观、吴文英、晏几道等词人的墨里,春愁太浓,庆幸的是至今不感觉腻歪。    其实倒是很羡慕一些文字的,雕琢出了涓涓细流般的温情想法,很真实亦很真诚,但总是不猛烈,又使人觉得甘心乐意着接 » 继续阅读
  • 笑了

    南南 2011-01-12 09:51   分类: 裸颜|16550 次阅读|6 个评论
      想到你的时候 就情不自禁地 笑了   还奢求什么呢   幸福 或者是 那半杯微温的豆浆       » 继续阅读
  • 爱一个整整的曾经

    南南 2010-10-17 18:11   分类: 裸颜|14710 次阅读|17 个评论

    爱一个整整的曾经

      » 继续阅读
  • 透过那些航行的窗

    南南 2010-10-10 20:53   分类: 裸颜|11829 次阅读|12 个评论

    透过那些航行的窗

          窗子,一直来都可以是书写故事最好的纸张。      走在国定路,用碎步丈量红砖间的尘土,踏碎了的,亦可以黏合成一团。穿越十字路口,右手便是新闻学院,墙壁上布满了深浅不一的人像,看着右手的笑脸海洋和左手那些刻在铁制栅栏上的美丽标识,不禁想起那些不肯轻易扑灭的梦了。      就这样,可以拐进旦苑。电梯、不能付现金的食堂以及二楼摆满的粉色桌椅,挨近着整片墙一般面积的玻璃,有那片在岁月里航行的窗子,窗子里有许多难数的故事。      穿越光华前的草坪,依然温柔和熟悉的风,醉过千遍万遍了的。梧桐树叶,曾漫了天,在空中再次舞蹈着,以泛黄的姿势,开始向这个守候过的年华谢幕了。      望道路,一片林阴,一片林阴下的新世界。图书馆里,那些依然年轻的学子,可以肆无忌惮地把所有的时间用来阅读和书写吧,我想。      邯郸路,这个不曾见却已经熟悉了千次万次的街道,已经有半壁的装饰花草了。人群,依然等待着红灯,绿灯——或者你进行你的穿行,或者我进行我的俟年,十几年华的俟年过客也能是最温情的。      步行街的“学人”,有丰富的书籍充斥着,更换了一轮一番一个次第。还有旧书店的阁楼结构,脚步踏上去的时候,脚步也能奏乐了。      国权路,穿行来往的人群,车辆,彼此交错,都带着可以航行的窗。      暗夜,晌午,静晨,不厌其烦地碎步在此,——     只为一个沉淀了十几年的,叫为“爱”的名词。           » 继续阅读
  • 念如今此意谁同

    南南 2010-10-08 15:32   分类: 裸颜|17490 次阅读|4 个评论

    念如今此意谁同

              » 继续阅读
  • 谎为司法考试那些天的两三事

    南南 2010-09-14 18:40   分类: 裸颜|17707 次阅读|6 个评论
    (一) 第一科考试结束,中午汉中路KFC偶遇大学同学,狂喊我。 逼我说他的名字,我真忘记了,支支唔唔半天。 他说,“如果真是这样,我太伤心了。我还知道你的名字。” 我抓腮挠耳半晌,说,“没有啊,没有啊”,连连的。 他一眼不看我,忽然举着从家里带来的蛋糕,说,“你吃两块吧?” 完全一副懒得理我又不懒得理我的样子。   (二) 拐弯抹角之后,跟Z说,“举手问,如何掌握快速答题法?” 他听。 我认真地曰,“快速答题法,乃不看题干,直接选答案的新式答题方法。” 我继续曰:“方法非常简单”,他听,“两个字曰为‘瞎选’,一个字曰为,‘蒙’。” …… …… 他闷笑几声,破口,“你状态真好,别人都紧张得要死了,你还有时间想笑话。” 我想,“那是因为我悟了……” 其他的他问,“你怎么样子了,复习如何?” 我认真地回答,“我很感恩,我的身体慢慢好起来了。”   (三) 考试前,FD某个法硕GG回头跟我借纸巾擦汗擦桌子,再擦桌子擦汗。 “你复习怎样啊?”他问我,我偏不告诉你我是个陪考,我想。 他偏告诉我他是个裸考,他说,“拼个人品看看啊!” 那模样跟“大师兄似的”。 第2日,开考前,回头看我一眼,说,“我再也不逃课了。” 我瞥他一眼,心想:“想这么轻易混进司法队伍,哼哼。” 他说,“我还以为你今天不来了。” 因为他后面的没有来,他说考研的时候,他周围的人都没有来。 我想,那全国不就他一个考生死守考点。 原来考试拼的不是人品,是战斗力。   (四) 必胜客,外滩附近。 “有机会就嫁啊”,他说。 我说,“我们说说你那投机倒把赚得的房子吧。” 他说,“血汗好不好?!” 我说,“一片空气而已。”   (五) 晓艾问,“你在哪里?来我家里睡怎么样?” 我说,“我在大学城附近游荡。” 我后来又说,“你等我15分钟,我马上游过来了。”   (六) 著名律师事务所办公区,试卷一份,题目哲学,文 » 继续阅读
  • 种下石头在第六年

    南南 2010-09-10 19:51   分类: 裸颜|16159 次阅读|没有评论
           “数算自己短暂的年月里,每每的悲戚与伤痛,大多数的原因在于摆错了某些事情在生命中应该有的位置。         其实说到底我还是不信罢,不信那已有的现有的和将有的安排是至善。         于是跌跌撞撞,总以为还有努力的空间,于是更加跌跌撞撞。            既然已经公开宣告不害怕失去,那么去争取和获得的勇气又在哪里呢,请你指给我看吧。          其实大家心里都很清楚,未曾拥有,又何所谓失去呢。          只是人作为群体性动物,擅长群体遮掩和集体若无其事,并且自我吹嘘这为一个成熟的标志。          每个人都有终点,我以为所有人一起沉默低头走向终点,恰是最大的讽刺。            那些我们以为在恩典之下会不一样的事情,原来到头来也是这么个俗气的结局。          也许大多数时候,只是我们自己定义了救恩的意思,却无法相信走到这般的结局已然是了。          这个夏天,太阳炙烤地面,蒸腾出的热气扑面而来。          这个夏天,我深知有一位真神,却不知这个世界为何依然令人如此心凉。          有时候讨厌自己的倔强,如此执着的知道自己不开心就是不开心,一点都不肯受安慰。”          其实,我已经很久都不很用“主义”这样的词眼儿了。也许是在我的潜意识里,觉得它过于绝对,把一切可能——包括对于上帝的全能都 » 继续阅读
  • 初心

    南南 2010-08-19 16:58   分类: 裸颜|12955 次阅读|15 个评论

    初心

       穹宇四境,寥无一星一斗,趁着夜静人廖的便当,窃来张晓风一首散文题名:初心。只道是:“初心”这名韵,直觉得是雅极了的!       初心之上,明澈净透,影照些什么才是最好呢?或许是使得自古至今、纵内横外的痴男怨女,赴死赴身的爱情吧。——我唐突地做了这样一个假设。      《西厢记》将墨痕泼洒于一处生动,张生抚琴弄音,示痴情于莺莺,“有美人兮,见之不忘……张弦代语兮,聊写微茫……”,便不消再多说一言半语了的,就此便可称为最妙最曼的“情话”。又想到有“美人儿灯”之称的林黛玉,喜于贾宝玉“在人前一片私心称扬于”她,且暗自 忖度“你既为我之知己,自然我亦可为你之知己矣”,两情相悦,情系青梅,却也是惹人动情的。 忽得侧首呆卧,数点心间细密处可堪为情话,且最想拿来用的一句。思来念去地删选过后,便也只是一句:我一直都在向你行走。       虽然尚未识得你的模样,却也愿任自己于悠悠数载,天地苍莽,人事飞转流长间,哪怕若登山一般地气若喘短,依然执拗地迎风趑趑趄趄而行走,向着你。即使你只是我生命之中,一个唐突的假设,一处放肆的幻想。       我幻想你是炸雷轰隆之后,一场急飒飒的夏雨,有着猛迅的,若战将勇士一般果敢的脚步,扑灭一些世界的燥炙和荒旱;       我幻想你是暮鼓晨钟样般,一阵凉飕飕的春风,有着冬味儿,却到底是冉岱青山绿水希冀,点燃烁烁灯火的轮番和次第;       我还幻想……       我还幻想你是秋叶旖旎,枫红山腰的那片畅意的景致,捕捉着人眼,染红染媚了一方寸眼眸黑瞳,暖之以情调,感之以岁岁芳华;       我也幻想你是冬日飞雪,皑白阶地的那首生命的赞歌,唱响于耳廓,调高音低着浓郁了炎凉乍寒,洁之以习性,纳之以阔阔心胸; 我又幻想,我不曾愿意停止幻想你是山间雀鸟的一颦一笑, » 继续阅读
  • 走路去寻找生活本来的模样

    南南 2010-06-30 17:10   分类: 裸颜|12975 次阅读|2 个评论

    走路去寻找生活本来的模样

               冬日里竟意外见着它,正洋洋飘飞的蒲公英。         见它淘着气一般,袭着顺势的风滑向厨房,潇洒地栖在水龙头的顶端,可随即便不再能动弹任何。散落其上的零星水珠,将它承载自由的羽翅牢牢抓住,任凭它怎么卯足劲儿想再次乘起风,却无效无果。         我情不自禁地对其嗔怪起来,“你将怎么办呢?”         它如丝若绒的飞翔伞轻易间失却了的力量,是含蕴着它自由以及远方植根育苗的可能的。它是因为好奇这窗子内外不同风情才执意闯进来吗?或者是因为路远疲惫,只是想稍事休息?再或者只是因为一股莫名的逆向之风,趁它不注意的时候卷了它来?         此间它举手投足间的挣扎态儿,使我相信它所想望的,应该是自由的。         于是我拭手举它,最终将它硬生生从指尖弹出了窗外,见它又那么欢快着扑进了整个天空。         一直觉得蒲公英在多人前儿终是讨巧的,最近才知获它也有“残飞坠”这样落落,脆弱的别称,似乎它原本自顾不暇,再无他力之强可蹴于旁人。——可它却又有“无法停留下的爱”这样曼妙儿、洒脱、洋气气的花语,想它原本假以外力才可携爱飞翔,应是为花运中最值得璀璨的那部分吧。          哦,小小蒲公英,你是否知道,“若是你不进入重重叠叠的一番负累,你就永远不知道,只有将一切层层卸下,你才可以带起爱和希望,在这个世界自由地飞。”           便是去年那些悻悻的文字,显得幼稚且笔端辗转来去,总是牵强,这不应该成为文字的本意和追念才是。         潇湘馆里动辄引生的那些个,是 » 继续阅读
  • 想去看见大海

    南南 2010-06-28 17:25   分类: 裸颜|25248 次阅读|7 个评论

    想去看见大海

    “所以,你们不可丢弃勇敢的心,存这样的心必得大赏赐。你们必须忍耐,使你们行完了神的旨意,就可以得着所应许的。”   “这样看来,必另有一安息日的安息,为神的子民存留。因为那进入安息的,乃是歇了自己的工,……我们务必竭力进入那安息,免得有人学那不信从的样子跌倒了。”   偶尔有机会撞见可以坐在车窗边的位置,眼眸总会不厌其烦地追随着车轮的速度,去扑捉那些迅疾而逝的图画和风景,在其间总不由地讶异造物之工的奥妙难测,也总难免感慨:人生若旅程,即便是生在当下,也总有那么些值得倾力去发现的幸福。 一直喜欢京城那些有着莫名其妙名儿的巷子,随性深浅,悠悠来一串单车铃响,伴着京味儿十足的腔调的喊,文化与众不同得似乎是真真被别具匠心了一般的。 记得少许次盛夏溺在京城高大梧桐的树影里,走了一巷再一巷,却从不觉烦。只有一回是故意闷在雍和宫附近的青年旅社,陷在不软不实的红色沙发上,催着自己读《终极之问》,心思里却也盘算着捡在清早时分在仍有着十九世纪痕迹的高及膝盖的木门槛儿边上,迈进迈出地去买来咖啡和报纸,单单就喜欢那劲儿,似乎是迈过了那古时门槛,就能够迈回到自己未曾走过的历史一般地奋兴着。 京城不赖,我一直这么觉得,但并不是指它堆积起来的那些物质繁华。也到过南京,杭州,苏州乃至安徽和江西,也路过过其他更碎琐的地方,会在心里比较那些地方渗透出的文化,折射出的景致,但是竟也没有哪一站是真生出厌恶过的。不过,说起搅动内心好奇心、想要亲身去一寻究竟的,只有上海曾经是不在话下,童年印象里的老上海,藏满了无数秘密般。 藏满秘密的还有圣经上所关涉的那些人物,每个人都似乎经过了一些影象意义上的旅程。 如果可以假设,——人生是一场旅程,那么所走过的每段,所收纳的每份,想来都不会白费,也不会使人觉得乏味。而全能者的同在,及至俯就之下 所在造物身上动起的善工,成全的那日必已被命定,这是我越来越深信的。 记得毕业那会儿子有一次被问及少年时代最想做的事 » 继续阅读
  • 谁爱这不息的变幻

    南南 2010-06-09 13:12   分类: 裸颜|14837 次阅读|5 个评论

    谁爱这不息的变幻

    人言世事无常,月有圆缺,人介于聚散 但是,有谁曾爱上过这不息的变幻   夏日一方晴空,一抹初晨未料的密雨,织展成一片穹苍 遥遥地,近临着,指向边际再边际的广袤 一片片 再一片片 那是难及难测的变幻   月与星光相偎相簇,成灿烂一片 成奥秘 似召唤在在处处那些寻索命运真相的人儿 在夜间的深深的深处 ,在心间的静院内外,未曾停下来过   在市井开外,车流若织的街巷子里 梧桐新叶正书写再次番的新轮回,催促着,像拉开的帷帐,像剧目 宁静着 不动声色地诉说,——不久将见的再一次凄凉  那一次凄凉   没有挽留 但告别 向自己镜中远去的红颜 向由来已久的悲伤魂灵,向镂空起来的儿时那些翠绿的梦 还有那些希望,过去的,将来的 将来的 过去的   囤守着一方破碎的皑崖 默默囤守 还有撬起不来的那些碎片 那些碎片 一簇簇 一捧捧 密织着  那是变幻 年轮旋转间的变幻   扑面来的是一点子美,是灯火下那一个人的影子 是那些些的影子 正舞蹈 舞蹈出那一个人的影子 扑面来的是一点子美,聚散两依着剩下空洞 深深的空洞 深深的黑洞 黑洞……   于是满了 满起来了 因着圣洁满了 满起来了 荆棘地土的舞者不再觉痛,歌响吧 响歌吧 泪痕里渐次地地爬满了喜乐 恩感渐次地地 渐次地着 向着树梢的高处 向着极高处 张望着诉说   诉说圣洁隐于变幻里的可畏 还有 变幻行来那种种的艰难 那阵阵 隐忍的艰难 但还有一阵盼望 处处在在 正铺满着生命 将铺满了生命     有谁 爱上过这不息的变幻   是谁 爱上了这不息的变幻     » 继续阅读
  • 关于爱情·雅歌

    南南 2010-04-27 14:30   分类: 裸颜|19788 次阅读|没有评论

    关于爱情·雅歌

             穿透《士师记》所描绘的兵戈刀锋,瞥见路得的信心和敬畏,细碎于波阿斯的勇气和担当之内里。          所有的意念便在此间,试图去关注另外一番与爱情有关的美景:          雅歌。        “歌中的歌”,与人无涉,与神切密。         是谁说,“他本是神的,是我本不配得的礼物和恩典。”         从此朝向圣洁,亦步亦趋:却是甜蜜。         PS:一众姐妹之间跟亲爱天父的约定——“圣洁之约”。     » 继续阅读
  • 立定心志

    南南 2010-03-15 11:46   分类: 裸颜|13561 次阅读|21 个评论

    立定心志

              “不要让世界夺去我的心        不要让环境蒙蔽我的眼        不要让谎言使我耳发沉        不要让困难拦阻我前行        我要选择主的道路        放下为自己忧伤的权利        我要宣告主的大能        来呼喊哈利路亚        我立定心志,一生赞美祢        我立定心志,单单敬拜祢        愿圣灵江河,涌流在我心        我立定心志,走在主圣洁光中。”          我听见锒铛镣铐的响,束住生命里本被安放的自由。之外叠加进的,还有贪婪、嗜血、甚至是嫉妒,我明了当与圣光狭路,我总是能够内心滔滔翻滚:自我辩护。        与Y消息,内容暴露着自己内心里难以排遣的苦毒,他的未回复,使我羞愧于自己内心的乌烟瘴气。      《密阳》里的女子怒目向天的姿势,折射出的绝非坚强,而是一重接一重的自我毁灭和伤害,我看见我自己,若毒气源体一般,流着淄臭的泪水蹒跚。        所有气力举抬的唯一动作,是守护着那颗被无形击于碎片的心,以及紊紊无绪的情感或者实在。        偶遇D,第一句问话便是,“怎么了,怎么这么憔悴啊。”        我跟妈妈说,“我想你了,我想回家。”                » 继续阅读
  • 别·姑苏

    南南 2010-02-25 15:12   分类: 裸颜|18046 次阅读|4 个评论
                (一)        明涵堂,我暂时的家。      有淡闲的节奏,祁红色窗框墙壁,      厅堂里回荡的背景音乐,先是《千与千寻》,后是朴树。      (二)        喜欢的街道名儿,      肯定都会找到,走在其间,颇有成就。      桃花坞,有家裁缝小店,      爽性做了伴娘需用的长裙,一袭纯白。      店老板颇感慨地谈及自己的青春,然后说我交你这个朋友。     (三)       穿梭弄堂,小巷,绿荫漫天的街道,     有深沉久远未失格调的活井,以及人们,     竟然穿着帆布鞋,牛仔裤踏遍了苏州的乡里,     竟然所剩无几。      (四)       山塘街,在夜晚的时候灯火通明,     逢及想到自己是一个人走访,便觉欣慰。     毕竟,山塘隔壁新民桥下,     是我暂时的家。     (五)       别姑苏,姑苏别。     » 继续阅读
  • 流光·异彩

    南南 2009-11-11 13:10   分类: 裸颜|21442 次阅读|2 个评论
          “在阳光下的人,或许有信心;可在黑暗中的人,则必须有信心,否则,便什么都没有了。”        若给这段闲散光阴定义,便是自寻烦恼。它落脚于“流光”便倒不显放肆,或及于我或及于旁人接受起来都不会艰难。生命被放空到极致的状态,应该就是这般的静止节奏,想不出来有比这更好的形容。       “也许是出发太久,我竟然迷失在旅途”,那男低音总是像讲述故事一般将人的心境混于音乐娓娓道来。回首二十多年所经行的光阴,这是头一次不知道生命到底要往何方。翘首去途,--再没有心安理得的筹划铺陈;转睛来路,--所逝却也再无法重蹈己身,以备周折。给“好心情”造势的方式随性可拈,只是再不想沾染。         各样极度对立的情绪在每日甚至每时交织开来,所以我说--“她疯癫了”。        会在每日约莫6:30的光景醒来,或者读书或者默想或者习惯性地记录一些真实的心情,有些时候就这样喜悦满满地度过整整一天,夹杂满了充实和满足,哪怕什么都不做。又有些时候,只生生挨到室友出门,那饱胀满了的眼泪或者以大哭或者以抽泣的方式肆意汹涌,哭得累了没有力气,便整理房间。我还隐约记得自己爱干净,乱糟糟的环境如果可以改善,潜意识里便一刻无法容忍,只是每日只要不见熟人,自己便蓬头垢面游走于房间游走于菜场。也故意延续“洋相”情怀,故意穿着大红大绿配搭的厚重秋冬装,然后拖一双鲜黄色凉拖鞋,招摇于WH路。        会记着正忙于升学备考的BY和LY,到那家众口皆碑的蛋糕房买有怪异名字的蛋糕,兴致盎然地提溜儿到他们面前,不会说太多话,将心意放下便可以幸福潇洒地走。也会欣然接受些许服侍的邀请,或者到校园传讲信息,或者敬拜带领,或者情绪低落的小ZM的约见,反将回来的有“谢谢”的信息,也有不长不短的邮件,里面写着--“NN,你是我们的荣耀!”会因此有真实的内 » 继续阅读
  • 在天父面前,写给自己

    南南 2009-09-13 18:20   分类: 裸颜|14835 次阅读|没有评论
           似乎正因为此,才将将成为了你我的命数。在寻获真爱之前,我们注定郁郁寡欢,无为使命。 直至寻获真爱之后,则才足可饱尝多少人生美妙之况味。          你是矛盾个体,不是吗?          逢及与众人意兴阑珊的峰顶,你便更期待可以独自一人,或者读书一隅,或者行走各处,或者爽性百无聊赖;但若恰闲至一人时分,又期待与多人,与男女友朋相欢,若是期许不得,便顿觉被世界所弃、孤寂所掳。可若非你意愿,扯你进一闹嚷场所,你果真欢愉吗?          我因此而开始庆幸。          因为如你我样般的生命,是最易觉察自己的满足感永远不在自己所寻觅的物事之中的,但是因为我们又易察觉,又易随心性寻觅,因此才更需屡屡经历情感之炼熬。或是肤浅的,或是深重的。         便就此,此生才需被重度拉扯,为居所,为各样环境,为人物——各样形体的或男亦女,为瞥见方隅的自然景致。或者痛苦失声,或者隐忍胸怀,总之将体会其中少多变动才罢休。          只待至生命劳累,倦怠,失落的尽头,才会重获自由之渴慕之心。          谁不怕被束缚呢?          因此,你更需保续那份持定盼望之心的勇敢, 无所谓任何,义无返顾地朝向上主直奔。       » 继续阅读
  • 圣洁的敬拜

    南南 2009-09-08 19:27   分类: 裸颜|17928 次阅读|8 个评论
         托尔斯泰向否定他朝向神的心的人呐喊:“虽然我步履踉跄,可是我却走在回家的路上”。        他的心真实,虽穿越时空,话语依然有撼人心的力量。      近日不断被神提醒一处经文记载,“一个犯罪被遗弃的女人,得知耶稣在某处坐席的时候,就奔到那人家,看见耶稣的背影,就已经哭了。”        我想像那女人一般,无所谓做什么,只要看见耶稣的背影就足够了。      那全能者的 圣洁 ,至高是我此生真实地赞美和渴慕的。        亲爱主耶稣,救我脱离一切的网罗,带领我真实地敬拜。 » 继续阅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