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以马内利社区 > 我的邻舍 > 南南的公寓 > 日志


  • 终点站美兰湖

    南南 2011-08-01 15:29   分类: 似乎在天堂|25294 次阅读|36 个评论

    终点站美兰湖

    » 继续阅读
  • 我要给你星期五的信

    南南 2011-05-05 17:16   分类: 似乎在天堂|21148 次阅读|8 个评论

    我要给你星期五的信

          » 继续阅读
  • 远海的呼唤(七)

    南南 2011-04-08 18:36   分类: 似乎在天堂|25930 次阅读|17 个评论
        列车。   踩着最后两分钟,奔跑赶上的回程。   大汗淋漓。偶尔,时速 289KM/1H, 一个人 。   途中依然的祝愿,祷祈,牵挂。   复活。   集美的跨海大桥,蓝绿色的海面,小雨,红白相间的陈嘉庚传统楼宇。   泉州的流水,田埂,阳光;莆田、福鼎的山以及山坡上记念逝者已逝的标记;   午后,一本书,一些诗歌。   回忆。   毓园,“真正的医学一定和宗教信仰有相通之处。”   林巧稚,青春,十字架,三一堂,岛。   林语堂故居,莫干山路,厦禾路,中山路。   八角楼,菜场,烧肉粽,烧仙草。   各样的海类生物,轮渡。   温州的华丽人造建设,宁波路段上申城铁路局警示牌标志,工商银行;杭州绿意盎然的村庄,不绝于眼目的油菜花以及依然招展的花间的想象;嘉兴的停靠站……   给予想象的一处期待:南浔,天涯海角。   途中,搜集了很多教堂的影子,以及高举向世的十字架。   找到的可以安放天涯海角的洞穴,不在他方。   再无所谓任何:     在所有的足迹中,“爱”的足迹最为尊贵;在所有的思念中,念“死”最为尊贵。   » 继续阅读
  • 远海的呼唤(六)

    南南 2011-04-08 18:12   分类: 似乎在天堂|22334 次阅读|5 个评论
      一直以为自己其实是一个胆子很大的人,有些时候,会显得有些鲁蛮和莽撞。 记得十几岁的一次,在约莫凌晨的时间骑着单车去找爸爸,在黑暗里向着那个方向一直走一直走,经过很多很多静默的坟冢,穿越大片大片连接的黑暗,也不觉得害怕。 我一直以为,我是一个胆子很大的人。 夜晚,在厝与厝的陆地地标上迷失,是我始料未及的。 在原本预计释放情怀的木栈道上,走到找不到路,也是始料未及的。 那一刻,我确定我踏上了超越理性判断以外的路,在一个并不熟悉的地方。 那一刻,我的背后是高高悬起的矮岩以及被废弃掉的一大片呈现镂空的横梁,横梁之间搭构了一块一块的黑暗;前方,是更苍茫悠远,望不见边际的洋海和天,连于一处一般地幽深开来。 那一刻的脚下,是呼啸而来奔腾不止的涨潮,一波接续一波,像天的号角,是天呼唤觉醒的号角。 耳边,呼呼的海风不留情面地扑过来,扑过来,掀翻了披在肩头的纱巾,掀翻了梳理整齐的头发,掀翻了造作怀疑和无解的询问,掀翻了这个世界附于内心累累的一切。 我知道,那一刻,我终于害怕了,是第一次真实地害怕,第一次真实地恐惧。 或者更确切的说,那一刻,有一个微渺的人,在独有自己的洋海中间,触摸到了“何当敬畏”。 那一刻,挑动内心去对抗战栗的是“赞美”,—— “看啊,诸天,赞美; 听啊,洋海,赞美,请赞美…… 父啊,请听,我要向你赞美!” 奔跑在木栈道,与天地万物同唱那曲亘古“赞美”的歌谣,原是我的本分,是一个人为人的本分。 万物啊,让我们一起,亲吻那属于造物主的岩石吧? 这次之后,让疲惫的我们在热泪中,在静默中,咀嚼回望此种奇妙: “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 是啊,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     » 继续阅读
  • 远海的呼唤(五)

    南南 2011-04-08 17:23   分类: 似乎在天堂|17412 次阅读|没有评论
    睡出了计划以外,没有时间去看清晨的海。 让不能不获的遗憾,腾出机会给另外可能邂逅的观感,这本是一件好事,只是需要换一个角度。于是,搭乘公车的计划转念变成徒步转行半个海岸线的行动。 有些时候,会产生被欺负的感受,那种感受是:我自以为的总是大过现实本来的面目,待到现实的开掘机撬到自己的脚跟底下,产生“恍然大悟”的体验和“入戏太深”的质疑。才发现,本来希求真相的热望和执念,在那片刻之间,将一切所希求的真相催毁,所追求的亲自捣毁了所追求的,在没有求得之前两者便统统坍塌掉,这听起来似乎是悖论。 有些时候,浮沉于稀薄是需要勇力和智慧的。 这两样,恰好我都没有。 所以,我会觉得:原来人生真地就像彩排和剧目,每一个人都需要不断地演,无所谓有没有观众受众或者捧者。 但是不得不说,目前这种彩排和展演的体会总使人有些许意识迷乱。 就在此刻,侧目造物手下这片宏大的此刻,我有一种很深刻的自我同情,有人标签说,“这就是自怜”,骄傲一种。 而我的怀疑在于,“你曾经有辨不清楚“真假”的一瞬吗?” 曾经赖以的智慧或者说是理性,某一天从肉身、脑袋全部抽离,像是自身从来没有拥获过。又因为这份毫无征兆的抽离,使得自己着实不敢于投放,谁能断言,什么是真实的,真相是什么? 究竟什么是“真假”,你曾像这般一样入戏太深,以致于很容易怀疑人的脸吗?是每一张脸。 或者,这只是圈于个人的困境? 我确知自己正在那路上, 可是依然想要能找到一个坚固可信赖的洞穴,安放我的海角天涯。                 » 继续阅读
  • 远海的呼唤(四)

    南南 2011-04-08 12:20   分类: 似乎在天堂|19800 次阅读|没有评论
    如果,人的欲求只有如此素简。 一辆借来的单车,一身被给予的通体行装,一处与陌生人相安躺卧、倒头入睡的木榻,一碗能慰藉肚腹的热气腾腾的速食面。 如果,人的欲求只有如此素简。 一树说不出名字的橙黄色花开,一铺酱紫色香蕊的锦簇,一突墨黑色或者光白色的礁岩,一际值以热泪盈眶,无可名状的漭漭海岸线。 如果,我们的欲求只有如此素简。 如果我们只剩一份不竭,能聊以自处,聊以处人的感恩情怀,一份向着造物献上的神情款款的亲吻和敬礼,那么会否,会否会比现在好过一点? 鼓声洞的形成,是因为当人站在高崖面前,就会有孩子般想要穿越的梦想吗?我很想知道,很想知道的还有,当我们残年时分等待百年的时刻,会否期待:牵引我们进入神奇国度的隧道,就如同这鼓声洞,可以欢呼呐喊,纵情放歌,唱一曲已经献给洋海之领袖的——“你真伟大”? 如同这暗黄灯火迷幻的隧道前方,展开一番无际的光明和照耀,那是我们行进的前方? 行驰了很久很久,是觉得有些累了。 睡梦中梦见了自己以及一直很亲近的人,睡梦中的我们面临两扇门的抉择,我们都没有形状。我听见梦中的自己说,“窄门是该进的,有很多孩子进出的那扇门是该进的,因为耶稣说,‘你们要回转像孩子,你们要进窄门’……” 是呢,“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夜色笼罩,姐姐,我今夜只有戈壁……今夜我只有美丽的戈壁空空,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今夜我在溪头曾厝,我的德令哈。 我人间的德令哈。 今夜,我长途跋涉觉得累了。想要远离片刻逼仄,睡进只属我的安宁。   » 继续阅读
  • 远海的呼唤(三)

    南南 2011-04-07 11:04   分类: 似乎在天堂|16100 次阅读|没有评论
       人会为自己的处境想办法,找出路,为自己的心寻找安息的所在,是人堪为高贵的理由吗?    在椰林和椰林奇特的叶子成筑的环岛路上,猛踩着单车,猛看着自年少时代便向往的大海,猛吸着海风的时候,我脑筋里企图想起并解答这个问题。    单车是白色的,一早,向客栈那位宽厚爽气的堂主借来。他叫阿沐,坐过两次牢,一次是因为犯事,一次是因为想洗心革面开始经营这家客栈的最初,因为没有及时地办理营业执照,而被行政拘留了一天半的时间。他会喝一口啤酒,然后似乎生气地向大家说,“我至少十年不能出国了,可是我很想去东南亚,去那里看看……现在出不去,至少十年。”我问他借车的时候,直见他举起右手向着楼下一挥,说道,“你去骑吧!”道谢的时候,就会听到闽南乡土独特的客气方式,“不会,不会。”    他是一个基督徒,说起自己绝望地关起自己,日日夜夜看电影的两年,他说所有的电影都被他反复地看,反复地看。直到那一日,独一的造物主找到他,给予他关注和收留。——    听瑞的人啊,企获世界的认可,世界却永远不将给予认可;    听瑞的人啊,请向着真相侧耳,向着宏大拜谒俯首。    不到半天的功夫,单车与我一起穿越沙滩以及沙滩外围的草坪,环岛的木栈道,还有被阳光晒得微微烫的柏油马路。光着脚丫踩着单车在海边疾驰,风把头发一丛一丛地吹起来,似乎是亲切隽永的问候和体悟。    停在木栈道中间的凉亭里休息的时候,巧是读到《错心》的节,书中的僧侣说,“在极短的人生中,获得了曾昔的爱恋,如若有来生,愿我依然是当年的翩翩少年。”    是呵,如若相逢永生,愿你我依然是白衣红裙的,翩翩少年。    漫步在海滩,随手写下了一两句真心的表达,也写下了一串长长的祝愿。晌午的时候躺在椰林三五为伴的草坪上,看一会子天,看一会子海,看一会子手中关乎“爱情”的书,是玛吉阿米和她的爱人的故事,她说,“我愿意拔掉它,使你不再被此束缚。” » 继续阅读
  • 远海的呼唤(二)

    南南 2011-04-06 17:32   分类: 似乎在天堂|11341 次阅读|15 个评论
      “不知道哪一世,你对我用了太多的情,而我没有回报,这情已经在这里长成了一朵曼陀罗花,这花根已经扎到我内心的每一个角落。” 我拔不掉了。 落座在海边小栈的木椅上,一只伶俐的黑猫径自跳上了我的膝盖,不怕生地拿我的黄色针织裙摆当成了自己的暖窝,约莫一分钟不及,便呼呼地睡着了。 抚着造物手中这荣耀的生灵,不免疑问:它,有同样的梦吗?自由的梦,敬拜的梦,意念中连连赞美不绝的梦。 与这安睡的小家伙的洒脱勇敢相较,我显得倒更像惊弓之鸟吧。 谁说不是呢?——在被司机告知“那波浪翻滚,黑暗无际之处是海”的时候,我的内心所首先产生的竟然是“莫名的恐惧”,而不是往昔曾预谋假设千次万场会有的赞美和感叹,我一直以为我会首先感叹和颂赞。 那是非常真实的恐惧的体会,或许是对于未知其一,对于浩瀚其一,对于无法企及和真实的不能测度其一,或许都是。 抚着这轻易给予我信任的小家伙的时候,忽然觉得暖意直流。我想象这兴许就是我所找寻的陪同,想象生命中所曾经历过的如此这般温情的生死陪同,无言的陪同。 想起有次祈愿:若成就了那番有限时空里,俗人眼里生命的“好”,我甘愿双手摊开向上,不再握把,不再抓紧。 有人某次轻声地提醒我,“看,祈愿发生了。” 有人说,猫是孤独的。 而我们,其实是应该恐惧的。         » 继续阅读
  • 远海的呼唤(一)

    南南 2011-04-06 16:51   分类: 似乎在天堂|11499 次阅读|6 个评论
                     在所有的足迹中,大象的足迹最为珍贵;在所有的思念中,念死最为珍贵。                                                                                                                                      —— 引子           北街梦寻,曾打动过一些人。      在闻名遐迩挤拥的角角落落之中,她算是最沉默且名不见经传的一处。直至偶遇那次“ 远海拾梦”, 似乎内心最倾心动容的情愫才被彻底撞击开来。      曾把内心牢牢俘获的,本是“ 梦” 以及梦背后,于我这个糙人俗人略微唯美的潜台词 —— 扑梦,寻梦,拾梦,遇梦 —— 诸如此般需要投放精力、岁月、情感的作为,想必都是人之为人,在面对各样生命跌撞以及难以言说的隐忍中,最该持守的大动作吧。      只是发咒赌誓轻易,赴向责任担当就艰难多了。      在浮躁 » 继续阅读
  • 这来途去路,有一道光

    南南 2010-11-19 21:12   分类: 似乎在天堂|12648 次阅读|12 个评论

    这来途去路,有一道光

         请别来无恙吧。      你仍然会与这个问题纠葛吗?——我们是否已经比曾经,较那些比肩所站立过的,那些年轮和岁月碾压着的辙痕,那些寻觅的悸动和对于真相的渴望相辉映的流光时刻,更好了哪怕一点点?      当你摊开双手,在感官以下,理智按压的情绪以上:留存于指纹掌心的,有几许丧失,几许握把?      我想你明了的,我们所走着的,乃是同一条堪为塑造的窄路。      在近日闲时,有机会接触到了日本著作《罗生门》,在它的开篇不及,一位僧侣便忧悒地道出了使人胆颤的话,“年复一年,除了灾难,还是灾难……谁能帮助我解释,为何蝼蚁一般的人的灵,竟然会那么地可怕?”你曾经有多少那样的时候,颌首之际,一念之间,心胸翻滚的苦涩浆汁,催逼捣毁着内心最深切的寻求,最坚定的展望?你又有这样的时刻吗——所有那些关于“个我”的美化和粉饰,像极了加重生命砝码而堆砌的坟冢?愈是望眼欲穿,直觉一筹莫展之时,愈将发见自己被“自我关注”埋葬得有多深,喘息亦随之愈发艰难。      是的,此时此刻,我想说与你的只是一些悲凉和无解的故事。      东方卫士的《庭审现场》做了一期专题:一个五十几岁的老汉,因着“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的罪名,被判处无期徒刑。是他与自家儿媳妇父母一直来的纠葛,导致他深深被伤害的自尊心在狂怒之下,似炸弹一般地一触即发。那日他操起一把铁器,肆无忌惮地直接顶入对方的心口,抢救无效的那位被刺中的老汉,未留下一言半语便撒手人寰。法庭之上,当脚披镣铐的伤人者被法官提醒最后陈述时,他无辜得好象一个懵懂的孩子,眼神略微恍惚且胆怯地说,“我不想打架了,其实后来我不想打架了……如果我的儿媳妇——死亡老汉的亲生女儿,如果她不把那个水龙头的管子再硬塞给我,我肯定……我就不打了。”老汉被法警带下去的时候,步履蹒跚,镣铐砸地搓板的声音,响得有那么狠。       » 继续阅读
  • 我信赖你的爱

    南南 2010-11-07 15:00   分类: 似乎在天堂|15136 次阅读|没有评论

    我信赖你的爱

    » 继续阅读
  • 雨荒深院菊

    南南 2010-10-26 12:36   分类: 似乎在天堂|8075 次阅读|10 个评论

    雨荒深院菊

      无赖诗魔昏晓侵,绕篱欹石自沉音。毫端运秀临霜写,口角噙香对月吟。  满纸自怜题素怨,片言谁解诉秋心? 一从陶令平章后,千古高风说到今。                                                                                                           ——《咏菊》潇湘妃子     欲讯秋情众莫知,喃喃负手叩东篱: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开花为底迟?  圃露庭霜何寂寞?鸿归蛩病可相思? 休言举世无谈者,解语何妨话片时。                                                                                                         &nbs » 继续阅读
  • 祈祷如香,默念如饴

    南南 2010-09-10 20:14   分类: 似乎在天堂|13750 次阅读|10 个评论
      我必须走的那一天 太阳破云而出了 而天空凝望着大地,仿佛天神的惊讶   我的心是悲伤的 因为它不知道召唤来自何方   和煦的风 可吹来我留在身后的世界的低声细语 那儿的泪水音乐 正在消失于阳光灿烂的缄默里   或者,和风可送来遥远的大海里岛屿的气息 大海正在盛开未知花卉的盛夏里晒太阳呢     你做得好极了,我的情人 你把那痛苦之火送给我,真是做得好极了   因为我这柱香燃烧之后才吐出香气 我这盏灯点亮之后才不是盲目的   我的心灵麻木时 它的迟钝必须接受你那爱情的闪电的捶打   而遮蔽我的世界的那片黑暗 被你的雷霆击中时才像火焰一样燃烧   我的主啊,把我从我自己的阴影里 从我的生活的破碎和混乱里,拯救出来吧   因为夜是黑暗的 而你的朝圣香客是蔽目失聪的   你握住我的手,把我从绝望里拯救出来吧 用你的火焰,抚摩我那忧愁的无光之灯   把我疲劳的力量, 从睡眠中唤醒过来 别听任我计算自己的损失,落在后面徘徊   让大路在每一步上对我唱房屋的歌 因为夜是黑暗的 而你的朝圣香客是蔽目失聪的 你握住我的手吧     你愿意时就熄了灯吧 我要理解你的黑暗,热爱你的黑暗   我那未竟未了的 “ 过去 ” 从背后缠住我,使我难于死去 把我从过去里解脱出来吧   我信赖你的爱 —— 让这话作为我的最后一句话吧     » 继续阅读
  • 一度

    南南 2010-09-09 11:24   分类: 似乎在天堂|16160 次阅读|7 个评论

    一度

          我一度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也一度,在暮色带着月光凌冷的柔情轻吻村庄,城宇,镇塌的季候,忘却自己身于何处。       我似乎正望见着你,在葱葱郁郁繁茂起了一整个夏天的香樟树梢上,我那么同你一起,躺在枝叶札织成的翠绿色的铁罐子里,轻轻悠悠地摇晃着一个接成一个的约;       又似乎是有一些时候,在素馨花并不博采众长的凄清夜晚里,藏在密密麻麻的星点子上,几乎觉得自己将要能够被你找不到了。      我的爱人,你知道的——在许多时候,我想把我最好的年华献给你。       可有的时候我觉得,如爱人一般曾经守候过我的你,就那么把我丢弃了。你知道我敏感却不肯轻易宽宥的性情吧,我的爱人。因着 我的生命只能谱写如此拖沓和暗淡的诗歌,在你面前觉得羞愧极了。       于是,我躲在最幽暗的角落,企图使你看不见我;或者又一次,在最闪亮的人群里,颇费心思地一次一次做着淹没自己的努力。       人声鼎沸呢,我的爱人,你怎么可能再次关注我呢?       循着光影,我看见自己内心里正长着一片荒原,最多的还是那能够刺伤人的荆棘。 我不知道的是:原来荆棘里藏有火,火光里跳跃着一个叫做流浪的故事。       瞧呢,在风沙和无尽的荒旱中,是一个曾以俊美和智慧为披风的王子,他正迫力试图从往昔的光影里飞翔出去。       瞧呢,他形若枯槁地挨过荒沙,旷野;漫过寂寞和痛苦,终于肯愿意将华丽和尊贵的披风层层卸下来,飒飒地一挥手,将其抛掷于大漠,散尽于沙漏;       瞧呢,终于在死亡和虚无的濒临一线,他重获涌泉了。面向着荆棘簇火“呲-呲-呲”的召唤,唱响了一句轻浅却似乎能以承载 » 继续阅读
  • 遇见主

    南南 2009-07-04 15:46   分类: 似乎在天堂|10924 次阅读|5 个评论

    遇见主

      “别的神明强壮,但是你软弱;别的神明高高在上,但是你摔倒在宝座前;                  可是只有神的伤口,能对我们的伤口说话。别的神明没有伤口,只有你有。”                                                      ——爱德华      在思绪仍然颠沛,跌宕的七月,幸获机会读到爱德华的心声。那灵魂再次被触摸撞击的感受,正像极了去年读到《忏悔录》中“亘古常新的美啊,我爱你已经太迟,我爱你已经太迟”之时。   我在想:我的神,祂究竟是怎样的一位神?   当我正懊悔于我的补完全,懊悔于我的一而再,再而三对祂的冒犯之时,祂究竟是一位会怎样对待我的神?   晨祷时,竟然说,“主啊,若果你是一个谎言,那么我的生命将全然地绝望。但是,主啊,看我这卑微的生命吧,却充满着不信。”   我在想,如我一般,挣扎在怀疑以及确信之间,并且在两者之间穿梭往来不止的生命,神究竟怎么看?   我感觉自己沉浸在负罪感之中太久太久了,沉浸在害怕冒犯神旨之中太久了。以至于,脚步踌躇,宁肯浪掷二十几岁的生民终日昏睡,活在一场接续一场的自责痛悔,厌恶自己的恶性情绪里,也不肯去注视那位主,不肯去思考那位主来,于我这卑微堕落的生命有什么跨越性的意义。   但是,“门徒看见了主,就喜乐了。”   幸好,门徒终于能够看见了主,终于喜乐了。            » 继续阅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