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以马内利社区 > 我的邻舍 > 南南的公寓

4087

南南 (复活大能 | 社区编辑 自 2009-01-25已有6749755次访问,上次更新 2014-12-17 17:14)

公寓门牌号:http://www.yimaneili.net/gongyu/?5013
南南
性别:
婚恋: 单身
居住: 上海

欢迎给南南留言

全部留言

  • 谢迦密 15-01-05 15:47
    谢迦密
    南南,可以给我QQ吗,我想加你
  • 晴天小猫 14-12-15 04:02
    晴天小猫
    南南: 欢迎姐妹。:)
    你好啊
  • 百姓网 14-11-22 18:52
    百姓网
    南南,谢谢你来看我!  正正
  • yushengyan 14-11-12 14:24
    yushengyan
    南南,我来串门,可惜你不在!
  • 刘秋峰 14-08-02 13:17
    刘秋峰
    南南: :)以马内利!
    阿们!感谢主!
  • 应能泽 14-07-23 15:22
    应能泽
    南南: 感恩!:)
    感谢主,一切由主灌输,引导!
  • 陈书超 14-07-11 22:21
    陈书超
    南南: 感谢主! 真是激励!
    是啊,感谢主!
    南南最近好吗?
  • 风中的蒲公英 14-07-10 09:04
    风中的蒲公英
    :)才看到你的问候,谢谢姊妹。
  • 百姓网 14-05-20 15:11
    百姓网
    520来了!爱是一种幸福,爱是一种甜蜜,让我们把爱传递给身边的每一个朋友520是一个表达爱的节日,愿我们爱自己,更爱身边的每一个人!

南南的收藏

全部收藏

南南的日志

撰写新日志 全部日志

  • 是超自然的虚空临到你(一)
    薇依: 人只在一刹那才摆脱尘世的法则。停滞、静观、纯粹的奥秘传授、心智的虚空、接受精神虚空的瞬间。正是在这些瞬间里,才可能出现超自然。在瞬间承受虚空者,或会得到超自然的食量,或会栽倒,可怕的风险。但必须冒这风险,即使是毫无希望的一刻也罢。然而不该投身进去。 她: 是超自然的虚空临到你,你无法主动选择投身或跳 ... » 继续阅读

    13-09-11 12:23|9222 次阅读 | 没有评论

  • 如得其情,哀矜而勿喜
        韩邦庆的《海上花列传》中,赵二宝本是个乡下姑娘,到了大上海这个花花世界,禁受不了纸醉金迷的诱惑,用完了钱而羞于回家,“爽性爽爽气气贴了条子做生意”。     这跟逼良为娼不一样,要怪只能怪自己虚荣天真,怨不得别人。     她开张不久遇上的史三公子,出身公侯,气宇轩昂,应承她“除非死,定娶她 ... » 继续阅读

    13-07-25 21:12|9528 次阅读 | 没有评论

  • 我会努力假装这个世界又长又甜
         “它们要开花,开花是灿烂的;可是我们要成熟,这就叫甘居幽暗而努力不懈。”              为此培植我们的就是神。 ... » 继续阅读

    13-07-01 16:37|10006 次阅读 | 4人评论

  • 你有还看不见结局的好故事吗
    讲一个给我听。 我所遇过的大多,都成了励志图强的事。 听闻来的故事,常常跳跃着大跨步式地扫荡前进,略过了能以触动性情的细枝末节,斗转直下,经过几个咬牙切齿的步骤,周折少许摩拳擦掌的方法,键入些个信誓旦旦的呐喊,都正正好掉进了成功得胜的康庄大道上。 由此生成的一颦一笑,一脉一络,都是有刚刚恰恰光芒 ... » 继续阅读

    11-09-08 14:30|19655 次阅读 | 47人评论

  • 有枣儿没枣儿都打一竿子
    “春和”因着莫须有的罪名被清末的衙门关押起来,王掌柜的和其他几个正义之士,纷纷围坐在茶馆的八仙桌旁,绞尽脑汁,算计琢磨着搭救春和的各样办法。只见一众人等思来念去,周折费尽,权宜之计仍尚难定准,彼时王掌柜的忽然带着京腔儿,大声扯了一嗓门,“甭儿管,咱有枣儿没枣儿都打一竿子。” 王掌柜的由来性情温和,他的这一喊,顿 ... » 继续阅读

    11-08-18 17:05|15780 次阅读 | 40人评论

  • 我是要来活一次的
           最初读完一整个系列作家的书,是小中学时代。      那个时候和同学们分享自己最崇拜的人物,常常转着脑袋鬼着心思故意先说“陈平”这个名字,待吐出来之后,就满心期待且有些内心虚荣地等着被问,“陈平是谁啊?”      觉得只剩光芒啊,——是 ... » 继续阅读

    11-08-09 22:39|12287 次阅读 | 7人评论

  • 终点站美兰湖

    终点站美兰湖

    ... » 继续阅读

    11-08-01 15:29|16118 次阅读 | 36人评论

  • 伊甸园下起了小雪

    伊甸园下起了小雪

      (一)   荒野的风 来去 扼紧一个人的喉咙 贫瘠得失了声  必须失声   面向虚谎 无向狂怒 无向咄咄逼人 病就真要好起来了 也睡着了 (二)   鹦鹉学舌 逃之夭夭 夸夸其谈 消失无迹   幸存的皮囊 偶发 对于孤寂 ... » 继续阅读

    11-07-28 11:30|16298 次阅读 | 10人评论

  • 微凉的半夏
      再会吧 挥别地上的喜悦 这个不确定的世界 生命的情欲悦乐使人欢喜 死亡证明他们不过全是玩具 无一得以逃逸飞去 我病了 我会死        主啊 怜悯我们   富人 别信任财富吧 黄金买不到健康 躯体总要凋 ... » 继续阅读

    11-07-19 10:50|15125 次阅读 | 15人评论

  • 不说话的半夏

    不说话的半夏

      嘘 不能说话 望风呢 风痕漾在天空,传递记忆片段   恰好   神殿之中 圣门曾朝向一个孤绝灵魂 开过   嘘 不想说话 听雨啊 雨水漫着 溢着 无止无绝无止息   偶尔 ... » 继续阅读

    11-06-27 11:24|15858 次阅读 | 23人评论

  • 我的孤独成为一座花园
    当我漫步穿过收割后的田野 看不见庄稼,一片空旷 它宁静地躺着,像带露的茅屋 通向花园的路也已荒凉   当我沿着小径走进了花园 听见枯草断蓬丛间 传来一阵阵凄清的鸟鸣 比任何哀歌动人心弦   花园墙边有一棵光秃的树 ... » 继续阅读

    11-05-11 21:10|13221 次阅读 | 没有评论

  • 刚刚好
    程蝶衣撕心裂肺地冲着那团熊熊燃烧的午火呼喊了一声,我也要揭发,我也揭发。 语毕,随即从半俯伏的状态跳将起来,柔水一般的性情被逼将成了白旄黄钺的架势,而且是在与自己交织了半世的人面前,对其进行揭发。 那是,临近霸王别姬将尾声的戏份了,妆容尚披的他侧身俯在张袂成阴般的人阵里,用一种言辞难以描摹的声音朝着 ... » 继续阅读

    11-05-09 11:34|12633 次阅读 | 没有评论

  • 我要给你星期五的信

    我要给你星期五的信

          ... » 继续阅读

    11-05-05 17:16|12700 次阅读 | 8人评论

  • 赤名莉香式的想念

    赤名莉香式的想念

      某兄曾跟我说,他一度喜欢《东京爱情故事》里赤名莉香的笑脸。 很多人都熟知那张笑脸的吧,漾得跟阳光般,抱以“终将过去,终能解决”的乐观优雅的姿势,冲撞着正经历着的大小事件的锋芒。 以上这些想法是鄙人强解的结论,在该兄似乎兴冲冲推荐我去看的眼神中,我承诺自己至少要记得这次所得出的能以自 ... » 继续阅读

    11-05-04 18:30|14503 次阅读 | 10人评论

  • 虫儿飞,花儿入睡
    那是,背对着校园甬道坐下的一个周末下午。 她径自翻检着双肩包,跟我说,“学姐,我给你吹刚刚学会的《虫儿飞》吧。”在暖春午后的阳光下,沉浸在那略带青涩的口琴音色里,迎迓着一树及一地的纯白色梨花,阳光穿越枝桠阵阵,散落在两个灵魂的脸上,有着不同于人所能给的宽宏慷慨的温柔。 那首稚嫩的口琴曲的内容是: ... » 继续阅读

    11-04-27 10:36|16171 次阅读 | 21人评论

  • 麦种,轻轻回眸
    拜谒落座于鼓浪屿的“毓园”,蓄意已久,不是没有理由的。 那是林巧稚医生自小成长的地方政府和人们,特地为她所做的一记优雅的记念。 如果不是林F屡次提起这个曾经活在上个世纪风波浪潮却依然执着于“救人医病”的姐妹,我并不会十分留意那个她,——在上世纪的浩劫中,她执念的有些许冷酷,只有“医治”的信念的单 ... » 继续阅读

    11-04-15 16:31|14273 次阅读 | 12人评论

  • 远海的呼唤(七)
        列车。   踩着最后两分钟,奔跑赶上的回程。   大汗淋漓。偶尔,时速 289KM/1H, 一个人 。   途中依然的祝愿,祷祈,牵挂。   复活。   集美的跨海大桥,蓝绿色的海面,小雨,红白相间的陈嘉庚传统楼宇。   泉州的流水,田埂,阳光;莆 ... » 继续阅读

    11-04-08 18:36|15734 次阅读 | 17人评论

  • 远海的呼唤(六)
      一直以为自己其实是一个胆子很大的人,有些时候,会显得有些鲁蛮和莽撞。 记得十几岁的一次,在约莫凌晨的时间骑着单车去找爸爸,在黑暗里向着那个方向一直走一直走,经过很多很多静默的坟冢,穿越大片大片连接的黑暗,也不觉得害怕。 我一直以为,我是一个胆子很大的人。 夜晚,在厝与厝的陆地地标 ... » 继续阅读

    11-04-08 18:12|13586 次阅读 | 5人评论

  • 远海的呼唤(五)
    睡出了计划以外,没有时间去看清晨的海。 让不能不获的遗憾,腾出机会给另外可能邂逅的观感,这本是一件好事,只是需要换一个角度。于是,搭乘公车的计划转念变成徒步转行半个海岸线的行动。 有些时候,会产生被欺负的感受,那种感受是:我自以为的总是大过现实本来的面目,待到现实的开掘机撬到自己的脚跟底下,产生“恍然 ... » 继续阅读

    11-04-08 17:23|10266 次阅读 | 没有评论

  • 远海的呼唤(四)
    如果,人的欲求只有如此素简。 一辆借来的单车,一身被给予的通体行装,一处与陌生人相安躺卧、倒头入睡的木榻,一碗能慰藉肚腹的热气腾腾的速食面。 如果,人的欲求只有如此素简。 一树说不出名字的橙黄色花开,一铺酱紫色香蕊的锦簇,一突墨黑色或者光白色的礁岩,一际值以热泪盈眶,无可名状的漭漭海岸线。 ... » 继续阅读

    11-04-08 12:20|11510 次阅读 | 没有评论


    南南的日志分类: 似乎在天堂 裸颜 雕刻时光的孩子 爱是花,你是种子 行行重行行 一一风荷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