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开始 0 个回复 / 12475 个查看 2019-11-09 09:31

真牧者巴克斯特

林振时
来自:橡树文字工作室


编者按
 
oaktreepublishing
我们不得不承认,身处这个时代的我们对清教徒都存在或多或少的无知或误解,否则我们的教会不会是现在眼前的光景,我们个人的生命也不会是这样的无力。我们需要谦卑下来,对不同阶段的历史都有承继,而不是依兴趣而择,依派别而争。读读清教徒牧师巴克斯特吧,一定会帮助我们更清醒些,虽然今天的文并未足以描述这位牧者的全貌,但亦可窥一斑。橡树权当抛砖引玉,鼓励橡果主动去更深刻的阅读。当然,阅读还不够,更重要的是依据圣经使自己的生命真正丰盛起来。
近年来,大家对清教徒的历史颇感兴趣,的确,清教徒在英国及美国历史上曾经起了引人注目的成就。可是,在十七世纪时,“清教徒”(Puritan)是个蔑视的称号。可指那些被人认为是压抑、无喜乐、自义,甚至是很假冒为善的基督徒的称号。
 
这些英国基督徒的实际情况是有抱负,有目标,肯忍辱吃亏的一班人,他们想要清除罗马天主教对信仰的歪曲,除去历史留下的破旧,让基督的光辉,神的荣耀得到彰显。希冀将英国改造好,成为尊重神的国家,为世界各国所称赞,并造福全人类。
 
可是当时英国的政局不允许他们存在与发展,只停留在理想的阶段,实为可惜。
 
然而,清教徒传道人给神的教会留下宝贝的作品,是真诚事主的传道人的宝藏,是健康信徒及传道人的灵粮。其中犹以巴克斯特的作品多达一百三十多本,影响最大,直到今天仍为人所重视。


 
巴克斯特出生于1616年11月12日,为英格兰斯罗夏(Shropshire, England)一地主的独生子。当时当地民众的灵性大都处于沉睡状态,令人忧虑。当地的一名主教直至八十岁时,只“当”主教,却连一次道也未讲过。有的“传道人”一季只讲一次道,更谈不上布道或家访。
 
巴克斯特十五岁时,不必经过考问使徒信经,主祷文或十诫就可接受坚信礼。当詹姆士一世下谕准许民众在主日进行游戏活动后,到处可看到伴着音乐而起的舞蹈。大大影响守主日的家庭。巴氏那时也多次想跟着大家一齐跳舞,只是听到朋友称他父亲是“清教徒”,才阻止他混进世俗里面。
 
他看到父亲认真读圣经,想会有比众人更好的结局,尽管引起他人的蔑视。老父亲也很盼望儿子能学他热爱圣经。做儿子的也没有令父亲失望,虽然身体不太健康,不能接受良好的教育,但仍大量阅读书本,包括拉丁教父和希腊教父的著作,读的书达一千多册!
 
巴克斯特想自己身体多病,来日不多,应该快快在世上为主作工。二十三岁时就被按立为传道人,作了短时间的校长,一年牧师助理。后接受奇得敏斯特 (Kidderminster) 圣玛利教堂当讲员(lecturer)。可是为时不久,英国暴发内战,巴氏就改当克伦威尔(OliverCromwell)的军中牧师五年之久。
 
在服事中,巴克斯特看到英国教会的腐败可怜,亟需彻底改造,以达到如加尔文在日内瓦那样的改造,成为如苏格兰归正派传道人诺克斯(John Knox, c. 1514 -1572)所形容的那样:“使徒时代以来地上最完善的基督的学校。”不过巴克斯特不赞成他们那样从教会分裂出来的做法,只是信仰的归正(reform) 而已。


 真教会亟需真牧者

 

对于教会的认识,巴克斯特认为教会不是由一些“无心”的主教和教区内数千名会友组成的,在其中只追求一些无关重要的快感,不求普通人走向天上的小径;也不是贵格会(Quakers)那样只是一群朋友社团”(Societyof friends)却没有牧师。

他认为真正的教会既是间医院,也是间学校,只能由正确教导及体现真理达成。牧者应成为众人的榜样,既是牧人也是教师,是真正的教会最为关键的人。
 
牧师自己应该是得救的,苏醒过来的,谦卑又顺服神的,才能去苏醒别人。牧师应教导信徒确认基督的大能,承认自己的罪过并得到安慰而高举基督。
 
巴克斯特要求同工传道时,应清楚表明关心人的灵魂,始终一致,让人看到你只为人的得救,而别无其他目的,让教会更加纯洁与合一。
 
巴克斯特每周讲道二次:礼拜天一小时,礼拜四一小时。他讲道时带有巨大的能力与紧迫性。他认为不能冰冰冷冷地为神说话,应该使尽力量来讲,令听者感到我们在“讲道”。



 个人谈道是令人苏醒的有效步骤

 

巴克斯特认为公众讲道之外,个别谈道更为重要,是令人苏醒的有效步骤。
 
巴氏每礼拜一及四与同工外出探访信徒,分别从城的一端开始,每家一小时,深入谈道,采用教义问答,使徒信经,主祷文和十诫来教导信徒,并了解其灵命情况。二人分头工作,一天共探访十五六家人,一年共访了八百家,把整个教区的信徒都了解了一遍。
 
由于他深入信徒中间,清楚明白信徒的景况,而且加以归类为十二种情况,可以针对个别情况施教。他在奇得敏斯特服事了十九年(1641-1660),全城镇二千个成年人都蒙恩得救。让一个放荡闻名的地区成为模范的基督化社区。
 
巴氏是位抓紧时间的人,不单勤于牧养群羊,也勤于读书与写作,在奇得敏斯特服事时,就写了47本书,而且大受欢迎,有的书第一次印刷就卖了三万本;有的书在1700年就已译成法文,德文,瑞典文与荷兰文。



 去服事更大的教区

 

巴克斯特的宽容合一精神,在1660年,保守的清教徒则难以接纳,不肯让他上他们的讲台。这对巴氏反而有利,可以接触到英国其他的教会,让他服事的教区更为宽广。
 
他住在伦敦或附近地区的那几年,再写出其他87本主张合一的书及第一本意译新约圣经,供年青学者及“家庭祭坛”之用。
 
巴氏主要是“自学”圣经出身的,所以他鼓吹那种自学的方法,尽管他曾送不少书给哈佛大学(Harvard College),而他宁愿让自己写的书放在小书贩的背包里出卖,让喜爱读书的人容易买到合宜价格的好书,以得到属灵供应,也不甘“收藏”在学者的图书馆里。因此,他与出版商协商,不收版权费,只是每印十本书,取书一本,然后由他赠送需要的人。此外,他也用相当一部分收入购买圣经赠送穷人。



最出名的牧师并不讨人喜欢

 

巴克斯特最后成为出名的牧师,作家与领袖,但他耿直,也常常引起人的反对,曾两次坐牢。他珍惜主内亲情所采取的中间路线,有时却两边都不讨好。


不过,时间是最好的见证,在他逝世二百多年后的1875年7月28日,在英国中西部他曾服事过的Kidderminster城,为巴克斯特的铸像举行揭幕及奉献礼,参加的包括有各宗派的牧师传道,表明这位先贤是正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