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开始 0 个回复 / 3964 个查看 2019-09-05 10:56

如果我过去只知道为什么

来自:教会微刊

文 | Vaneetha Rendall Risner

译者 | 张威

 

 

在小儿麻痹症根绝后的很长时间后,我却感染了这种病。医生误诊了我的症状,因为她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小儿麻痹症。错误的诊断导致我身体出现大面积的瘫痪。我的童年时间大部分是在医院度过的,充满了各种痛苦的手术。


三十年过后,我还在婴儿时期的儿子因为替换的医生不熟悉他的心脏状况而去世。那个医生拿掉了他的救命药物,结果不到两天之内,他就死了。


我怎么能够调节这些失落?它们是无法言状的,本来也是可以阻止的,并且也是出乎我意料。事实上,在这些灾难当中,我的自然反应就是:为什么?为什么会发生这些?如果上帝掌管,祂为什么允许它发生?上帝为什么不阻挡?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那个问题困扰了我很多年。


难以得到的答案


我过去相信,如果我对我所受到的试炼有一个解释,如果我在这些事情当中明白上帝的目的,如果我只是有一个原因,那么我就能更优雅的接受我的损失。我也听过许多的人说过同样的话:如果他们知道为什么,它们就能够继续前行。


对于在某种程度上解脱我们所有的痛苦来说,知道原因看起来是一种难以得到的答案。那个答案能够带来清醒,平安和自由。


当我们不知道为什么,必须在麻木的情境中相信上帝,当这个世界感觉起来已经爆掉了,并且我们只能留下来捡拾我们生命中碎掉的碎片的时候,这一切看起来是不可能的。


在黑暗中信靠祂

上帝在要求难以想象的事,上帝要求在黑暗中信靠祂。要求当我们不理解的时候接受祂的旨意。在不确定中顺服祂的主权。在一切看起来无意义的时候相信祂有一个目的。虽然它是不可想象的,但是上帝不断的要求我们信靠祂。


这个邀请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清楚的明白。我想要看见缘由,我想要点头同意。接受上帝的邀请需要信心,当我不是在火炉中的时候,我是有很大的信心。但是火焰包围着我的时候,我的梦想破灭的时候,信心开始动摇。


我儿子的死,我每况愈下的身体,我破碎的婚姻,每一个都带给我难以言状的痛苦。在每一次损失之后,我都下决心要绝对的相信上帝,但是新的损失又不可避免的带来新的痛苦,也带来那个老问题:你是良善的上帝吗?你爱我吗?这个事为什么会发生?


每一次来到释放和交托之地都是需要花时间。但是当我看到我的问题只是增加我的焦虑的时候,我最终放弃想要明白的要求。但是吊诡的是,正是这个放弃是我一直在寻找的难以得到的答案。当我在痛苦当中,这种信靠,接受,顺服和相信是可以翻转我的事情。


真正的自由是信靠上帝


我放弃想要明白的要求正是释放我的过程。


当我认为自由是可以在很多答案当中找到的时候,真正的自由实际上正是在屈服中找到。我不需要把它搞明白。对我来说,它不需要感觉起来有意义。我不需要理解一切的细节。我只需要信靠上帝。信靠上帝是因为祂比我无限的拥有更多的智慧,更多的爱,更多的有目的性。


对于我的痛苦,即使对于当我完全不能说出一个原因的时候,祂有一个理由。有许多的理由。约翰·派博说:上帝常常在你的生命当中做10000件事情,但是你可能只意识到其中的三件”上帝正在做的事情当中,我们可能只是看到很少的一部分,是祂正在救赎我们痛苦的其中一两个方面,但是我们从来不会看到在地上的整全画面。我们通常所能看到的只是我们所经受的损失。


但是如果我们能够看到上帝所看到的,我们一定会被震惊到。在天国领域所发生的事情一定是比我们能够想到的要多的多。


在痛苦当中与上帝相遇



关于进入到看不见的世界当中这件事,约伯记给了我们一个独特的一瞥。在后台中,我们被带到上帝的宝座前,对于约伯他所经历的不能明白的悲剧,我们却是知晓很多。


约伯对于他无法想象的试炼的最初反应是安心接受和敬拜。但是随着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情况并没有缓解,约伯开始与上帝争辩,哀痛他的处境,质疑即使他是忠诚于上帝,为什么他的生活会如此的痛苦。


然后约伯与上帝发生了一个个人性的相遇。再一次的,他的回应是接受和敬拜。现在约伯不需要知道。他在灰烬当中为着自己质问上帝而懊悔。因为他指责上帝是不公义的,他想要一个答案。


约伯学习到上帝是有一个目的。上帝毫不含糊的证明祂的所有行动都是有意做的。从决定大海中的水可以走多远,到命令早晨出现,祂所看管的每一件事情都是精心策划的。在所有的受造物当中,没有一件事情是偶然的,或者逃过祂鉴察一切的眼睛。


在上帝向约伯显明祂难以置信的大能之后,约伯宣告说:“我知道你万事都能作,你的旨意不能阻挡”(约伯记42:2)但是很明显,约伯还是不知道那个目的是什么。对于他所受的苦,上帝从来没有给约伯一个解释。相反,上帝向约伯展示了自己绝对的智慧和权能。这对约伯来说就足够了。


上帝从来不为自己辩护”,罗恩迪尔在论述约伯记说到,“祂只是定义祂自己,在这种回应当中,约伯的信心被翻转。迪尔继续说到,“受苦已经邀请约伯以一种他从来没有过的方式看见上帝……在他的生命当中有很多事情他从来不曾拥有特权明白一切,对于那些事情,约伯学习到可以信靠上帝。


对于我们也是如此。


答案是上帝自己


对于那些在我们生命当中从来不理解的事情,当信靠上帝的时候,我们被翻转了。我们可能从来不明白为什么要经历诸多的试炼。但是我们放心的明白,我们的受苦是有一个原因——那是一万个原因。是比我们所能想象到的还要伟大,还要重要的原因。


总有一天我们的信心将会成为眼见,我们将会看到在我们的试炼当中,上帝荣耀的目的。但是对于现在,当我们在等待的时候,我们必须信靠祂。

对于我们的痛苦,常常会有一个“为什么”,我们这一生都可能无法理解,但是我们可以知道这一点:当我们放弃对祂的诸多质问,上帝恰恰是以祂自己来回答我们。



原文地址:https://www.desiringgod.org/articles/if-i-only-knew-why



作者简介

作者:Vaneetha Rendall Risner是自由职业者,也是渴慕神网站的定期撰稿人。即使她不喜欢下雨,也不懂得音律,但是她在“danceintherain.com(在雨中跳舞)”网站写博客。vaneetha和Joel结婚,有两个女儿,Katie和Kristi。她和Joel居住在北卡州罗利市。Vaneetha是《塑造我的伤疤:上帝在痛苦当中怎样与我相遇》这本书的作者。 


译者:张威,传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