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拿但业 0 个回复 / 9243 个查看 2019-12-23 17:42
第六章 寻求基督——神的儿子——的荣耀
“神……在这末世借着祂儿子晓谕我们,又早已立祂为承受万有的。”(来一1-2)
“……祂爱子的国里……爱子是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像,是首生的,在一切被造的以先。因为万有都是靠祂造的,无论是天上的、地上的、能看见的,不能看见的,或是有位的、主治的、执政的、掌权的,一概都是借着祂造的,又是为祂造的。祂在万有之先,万有也靠祂而立。”(西一13-17)
“……基督荣耀……我们……乃是传基督耶稣为主。”(林后四4-5)
“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万物是借着祂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借着祂造的。生命在祂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约一1,3-4)
“父爱子,将自己所作的一切事指给祂看,还要将比这更大的事指给祂看,叫你们稀奇。父怎样叫死人起来,使他们活着,子也照样随自己的意思使人活着……因为父怎样在自己有生命,就赐给祂儿子也照样在自己有生命,并且因为祂是人子,就赐给祂行审判的权柄。”(约五20-21,26-27)
“……就是未有世界以先我同祢所有的荣耀。”(约十七5)
属灵看见的需要,主要是在三方面;首先是,关于基督在神对万有的计划中的地位和意义;其次是,关于人在这计划中的地位和意义;第三,是关乎这宇宙中邪恶权势的实体、方式和目的。这三者在《圣经》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在这里,我们要谈到的主要是第一方面。
基督的地位和意义

基督的位格和工作,包含两方面。(1)基督是神的儿子。(2)基督是人的儿子。当我们把《圣经》中论及耶稣是神的儿子的经文读过后,我们可以做成这个重要的结论:神把祂所有的权利和特权都赋予祂的儿子,神把祂的自己约束在祂的儿子里,也只有借着祂的儿子,祂才能清楚地被人认识。离了神的儿子,没有人能来到神面前与神交通,也不可能认识神。“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十四6)“一切所有的,都是我父交付我的。除了父,没有人知道子;除了子和子所愿意指示的,没有人知道父。”(太十一27)只有在子里,才有启示。“人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约十四9)然后我们要问:神给祂的儿子什么特权?第一是
生命的特权

当我们认真面对生命的时候,我们非得面对神。当人的生命还在的时候,人可以有一点地位。他可以因这生命得帮助、起作用、有反应,与之协调合作;但只要生命一离开,人就再没有什么地位可言,剩下的就只有神的事了。只有神才能处理那个局面。叫死人得生命,是单单属于神的事。有整整一代的人为着这个问题进行了激烈的争辩,而且绝大部分的争论是围绕着一个人——路易士•巴斯德(Louis Pasteur)。终其一生,自发生殖(spontaneous generation)的问题愈演愈烈,把人们分成彼此强烈敌对的群体。但在他死之前,这个问题就有了定论,现在,没有一个有知识的人,会相信生命是从非生命而来,更不会相信是从死而来——那是指着自然界说的。其实,在超然的领域中,也是如此,只有神才能从死中生出生命来。在自然界中真实的,在属灵界中也是一样真实。我们所共有的魂和身体的生命是一件事,适用于上述的定律。但是还另有一生命,是非受造的生命,是神的生命,我们所说的属灵的生命。这完全是另一件事。在这里,可能有好几百人聚在一起,从第一个意义来说,都是活的人;但若从第二个意义来说,活的人可能是极少数的了。大多数的人,可以在魂和身体的生命上极为活跃,但在非受造、神圣的生命上,却是死的。人就是这样分类的,两种完全不同的受造等次和种类。
有许多人著述论及灵魂不朽,但《圣经》并没有这样教导我们。延续和不朽是不同的两件事。不朽是神的特权和特色。“那独一不死”。(提前六16)不朽是神的本性,是那神圣生命的特性。不朽绝不只是逃过身体的分解和坟墓而已。如果只是这样,而没有不朽的生命,那必定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这就是《圣经》所说的——隐喻的说法——“赤身”和“羞耻”。所以使徒说到不朽如同“穿上”,叫“这必死的被生命吞灭了。”
如此,唯独神可以赐给那个生命,而拥有那生命的,也就从内里的实际与其他的人有所不同。他们拥有全然改变的基础,全然改变就是“得荣耀”的意义。
但我们在此特别要强调的信息,是神已经把这个生命赐给祂的儿子耶稣基督;离了祂,就没有人可以有生命。“因为父怎样在自己有生命,就赐给祂儿子也照样在自己有生命。”(约五26)“父怎样叫死人起来,使他们活着,子也照样随自己的意思使人活着。”(约五21)基督之荣耀的福音就是,神已经将荣耀赐给祂,使祂能把生命——那个永远的生命、不朽的生命——分赐给那些信祂的人。“永生也是在祂儿子里面,人有了神的儿子就有生命。”(约壹五11-12)人一旦得着那生命,神所有对人荣耀的思想和目的就开始朝向实现的目标迈进。所以,伴随基督进来的是一个新造的生命、一个新的宇宙。每一件事都要照着《圣经》的原则来实现,但这是一个在本质、能力和知觉上,都与所有其他生命不同的生命。既然这是神独特的生命,也就成为与神有内在交通的基础和连结。这样,我们也就能够看见基督伟大活泼的意义。
以一种活泼而积极的方式接受基督,也就接受了一个生命,叫我们的结构有了一个内在的、奥秘的不同,而且可能会受到其他所有人的否认。
拒绝或忽略基督,也就丧失或错过了神当初创造人、将他们放在信心的试验中为人所定的心意。这么做,就面临着支吾或因循的巨大危险。那个生命什么时候会赐给人,不是在人的能力所能及的范围。当基督出现时,就是决定或生或死的时候,这完全取决于我们接受或是拒绝基督,最伟大、永远的价值和课题也都在那个决定中定准了。
对于这一切,那个人类永远荣耀的大敌人,要弄瞎他们的心眼,并且要一直叫他们瞎眼。魔鬼弄瞎人心眼的伎俩之一是进化论的谎言。虽然我们全都相信有某些的发展和进步,进化论却说人是从阿米巴虫开始进化的,经过几千年——或许是几百万年——经过无数的阶段,如猿猴、原始人、文明人、天使等等——最后变成神,达到神性!——这根本是谎言和骗局,这是撒但发明的伎俩,为着不叫人接受基督。因为所有的这些“演化”都号称没有任何外力的介入。关于这些,有人这样写着说:“我们听说有一种很奇妙的机器,有爪,在这一端抓取许多的皮革,没有任何外力介入,经过个时期又一个时期,然后在另一端以鞋的形式倾倒出来:没有任何外力介入!”作者这样说:“这就是演化,爪子抓取阿米巴虫,经过许多时期的演化,最后变成天使和神。”他说:“但是,很不幸的,在某一个时点上,阿米巴虫被网子网住,最后野兽出来,把彼此撕成碎片!”几千年过去了,今日人快变成了天使和神吗?人的道德生活变得比较高尚了吗?只有睁眼说瞎话的人才会这么说。
啊,就是因为“外力介入”,才有万物。若不是“外力介入”,人没有一点可能可以像神。这一切不可能机械似地发生。这个外力的介入,陈明在基督的话中:“我来了,是要叫羊(或作‘人’)得生命。”(约十10)人不可能靠自己够到神那里,但神却在祂的儿子里介入了,并且舍了自己的生命,这生命的能力要把我们带到与祂的一体,与祂相像,与祂交通。
光的特权

神赐给祂儿子的第二个特权是光。是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光是属乎神的。当然,在《圣经》中也提到许多自然界关于光的提示。神造了黑暗和亮光,而神可以在祂选择的时候打断事情的正常次序,把光变成暗,或是把暗变成光。祂可以把同一个地区分成光暗两区;所有的埃及人在黑暗中,极端的黑暗,有瘟疫在其中,而在以色列人的住处却有亮光。就在同一块土地上,同时存在光暗两种不同的情形,因有一神圣的外力介入。是的,在正常的次序以外,神可以维持住亮光;如果需要亮光的话,神可以叫黑暗提早结束。
旧约《圣经》中有很多这样的事,新约《圣经》中也是这样。当神的儿子被钉在十字架上时,黑暗笼罩全地,直到下午三点。除掉神的儿子,你也除掉了神的光。这就是重点。光是神的特权。
神借着自然界的事也就说明了属灵亮光的伟大真理,属灵的光是神的特权,祂可以随时把光带到黑暗中,祂并不需要等待原本光暗的次序,祂也可以随时把光遮住。祂有能力这样做。
这就是神的第二个特权,也就是光的特权,这特权也赋予了祂的儿子耶稣基督,并且约束在祂里面。“我是世界的光。”(约九5)“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生命在祂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约一1,4)“从来没有人看见神,只有在父怀里的独生子将祂表明出来。”(约一18)这就是基督的荣耀,祂能随时进到我们的黑暗中,用祂的指头(神的灵)给我们有福的触摸,我们立刻能说:“我看见了!我从来没有这样看见过。”祂不仅把祂的荣耀放进我们的心中,也从我们的心中再把荣耀带回给祂自己。这时,有什么渴望会从我们心中油然而生呢?我们要敬拜祂!
我们回想那个生来是瞎眼的人,当主医好他的眼睛,后来问他:“你信神的儿子吗?”他是这样回答的:”谁是神的儿子,叫我信祂呢?”耶稣对他说:“你已经看见祂,现在和你说话的就是祂。”他说:“主啊,我信。”他就拜祂。他为什么拜耶稣呢?因为神的儿子就是那一位给他“看见”的。这两件事总是结合在一起。只有神的儿子是能使人“看见”的那一位。这就是福音书中要有这一段故事的原因,因为整个福音书的目的,就是要为耶稣作见证,叫人知道祂是神的儿子。你们知道约翰是怎么为他的福音书作结论的——耶稣所行的事如果全部记载下来,我想连世界本身也容不下这本书;但记这些事,“要叫你们信耶稣是基督,是神的儿子,并且叫你们信了祂,就可以因祂的名得生命。”(约二十31)这就是他写福音书的目的。当门徒问说:“主啊!这人生来是瞎眼的,是谁犯了罪?是这人呢?是他父母呢?”主驳回他们的迷信,说:“也不是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是要在他身上显出神的作为来。”而神的儿子就是神作为的器皿。主耶稣已经说过,父做工,父所做的工子也做,并且有更大的工要显给祂看。神的工——借着儿子,叫生来瞎眼的人可以看见——引到敬拜;神不会介意你敬拜祂的儿子,祂不会嫉妒祂的儿子,因为祂把自己约束在祂的儿子里面,并且以祂的儿子与祂同等,把祂所有的特权都赋予祂的儿子。敬拜子就是敬拜父,因为父与子原为一。
所有得着属灵看见的人,都知道耶稣是神的儿子,而这就是基督的荣耀,正如我们所说的:叫人看见,引到敬拜。只要稍微认识这点,都已经是非常伟大的事了。我们的眼睛得开,实在是一件大事。我们的眼睛能有一个基本的开启,实在是一件伟大的事;在往前的路上,我们的眼睛一再被开启,看见我们努力想要看见,却无人可以叫我们看见的,独有神自己出于祂主宰的权柄,从外面亲自介入,触摸了我们属灵的眼睛,于是我们看见了。这岂不是很伟大的一天吗?
我们有人知道“《圣经》有东西”的意思。我们知道《圣经》有我们还没得着的;《圣经》还有神圣的意义,是我还没得着的;我们到处寻找,看看是不是有人可以帮助我们。我们到某些权威那里,他们对某段经文特别有研究,但我们没有得着帮助。他们说了很多,但我们不觉得有得到帮助。我们回到主面前,对主说:“主!祢如果要我们得着,就求你在合适的时候让我们知道,是真的有需要,不只是为着多知道一点什么,而是要为着祢的目的。”我们就是这样把它交给主。安静地往前,也许我们的注意力也就在别的事上,主却临到了我们,我们看见了,我们脸上满了笑容。在我们生命的过程中,关于这类的事,我们根本无法定意什么。只能在事情临到时,我们接受就是了。这些事是我们无法避免的。
我只是很简单地说明,这临到我们的光是多么地伟大,它是如何把我们带出黑暗,它是如何叫我们充满荣耀,当这属灵的光临到时,它是如何改变视野,这是一个走遍陆地、洋海都找不到的光,它是从上头来的光。而主耶稣是那神圣之光的总和。祂就是那光。只要我们的眼睛蒙开启,看见主耶稣的意义,这会叫我们有何等大的不同,我们要得着多么大的释放。我的需要是:看见神的儿子已经从父神得着赐下光的特权,因为祂就是光。就是因为祂进到我们的黑暗的光景中,才把黑暗逐出。这是祂的荣耀,因为你的眼睛蒙开启了,你就认识了神儿子的荣耀,你会敬拜祂。
祂在这里。因为祂就是复活和生命,祂时时刻刻都是复活,而不只是在末日才是复活——你们记得马大说:“我知道在末日复活的时候,他必复活”,而主实际上是这样说:“住口!我就是复活,我就是生命,我在这里,以复活来说,现在就可以是末日;只要我在这里,时间不是问题,末日可以就是现在!”——所以,既然祂在这里,现在就可以有一个新造和一个新造的光,我不必等到以后才得到光,而是现在,借着这个外来的荣耀介入。
这就是创世以前耶稣基督与父同享的荣耀,神儿子的荣耀:祂拥有全部的神圣特权,有权力、有能力把光带来。没有人可以这样做,人不可能接近那光。这是祂的恩赐,这是祂的作为。这就是祂的荣耀。
为主的特权

说到耶稣基督作为神的儿子的荣耀,还有最后一点:神圣治理的特权都赋予了祂。神的第三个特权是治理。在这个最末了的课题中,神在万有中决定一切。神在万有之上:祂是统治者,祂统管人的国度,祂也统管天上的万军。祂是统治者,但现在祂把这个统治权赋予祂的儿子。“父不审判什么人,乃将审判的事全交与子。”(约五22)所以,这个统治权是赋予了基督。
这对我们有什么意义呢?“基督荣耀的福音。”“我们乃是传基督耶稣为主”。其实就是一句话——基督的荣耀,基督耶稣为主。我想我得简单一点,直接跳到最后一个重点。只有当基督是主的时候,基督的荣耀才被认出。我是说,只有当基督达到那个预定的地位时,神才能真正满意,受感动的人若不留意到这点,神无论如何都不能满意。在神的心中总有一些会引起共鸣的东西是会感动我们的。我的意思是:如果天上因着一个罪人悔改而欢喜,这一个悔改的罪人是绝对不会不对天上的欢喜发出共鸣的。临到一个悔改罪人的喜乐,不只是他的喜乐而已,它是天上的喜乐,它是来自上头正在进行的喜乐。当父喜悦的时候,这喜悦也一定会见证在祂所喜悦的人身上。“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太三17)神的儿子在祂的灵里,在祂的心中,知道父的喜悦。“父爱子”,祂能这么说,而丝毫没有自负傲慢,而父所赋予子的这个地位,若真的在任何一个生命、任何一个团体、任何一个地方把这样的地位给了神的儿子,你可以预料那里一定有一个开启的天,父的喜悦一定要成为那里的注册商标。你如果在“祂是主”的事上与主办过交涉,就绝对不会不在心中享受到新的神圣喜乐、平安和安息。在神的旨意上,在神已经说过的事上,主要求你顺服,你挣扎许久,最后你顺服了——“顽梗我心已终于屈服”——你过来了。主的主权建立了,会有什么结果呢?安息、平安、喜乐、满足。你会说:“我怎么这么愚昧,竟然拖这么久。”这是什么呢?这不只是心理上的宽慰,你已经通过了困难的处境:这是神的灵在你里面作见证。这是圣鸽照亮了你的灵。这是父的喜悦见证在你的心中,神的主权在基督里得着了建立。我们绝不可能相信神绝对的主权却不给基督该有的地位。这是互相矛盾的。如果神的主权要成为实际,基督就得在我们心中真的为主。我们需要看见这个。
实用的课题

我真正想留给你们末了的话乃是这样:要祷告,求主开启你们的眼睛,叫你们看见“基督是主”的意义。你们都知道,亲爱的,我们所有的问题都围绕在这个点上。还有其他的主管辖我们。那许多其他的主是什么?还有许多其他的主。我们自己的魂也许还管辖我们,我们的多愁善感,我们的喜欢、偏好及判断,我们的不喜欢、厌恶,我们的传统,我们的老师,这些都可能管辖我们。哦!还有这么多的主在管辖我们。主很渴望把我们带到更宽广、更自由的地方,一个天是开启的地方;但很可笑的是:我们还是以自己为中心,天然的己生命还坐在宝座上,我们还是以很可怕的方式把每一件事都据为己有。一有什么事,我们的己立刻步上舞台的中心,己生命在宝座上掌权,这是怎样的生命?我们至少可以说这是一个黑暗的生命,这是一个受限的生命,变动、起伏不定,充满软弱和不确定性。我们如果想进到光中,丰满的光中,行在丰满的光中,行在神儿女自由的荣耀中,我们就得处置这所有其他的主,而基督必须是主。
当我这样说的时候,你一定百分之百同意我的说法。你们要说:“是的,我们要基督是主,我们不要基督以外的任何东西为主,我们知道基督必须是主,我们知道神已经立祂为主、为基督!我们同意。”亲爱的,这都对,但这到底是什么呢?我们都同意,我们都赞成,但我们仍然主张我们的判断,我们仍然用我们自己的力量来应付别人和事务吗?我们仍然那么显眼吗?我们仍然让那许多旧的权势影响我们吗?不是只凭赞成、同意,“基督是主”就建立了,虽然赞成、同意都是必要的——唯有我们被破碎,“基督是主”才能建立。所以要向主说:“主,在每一件事上破碎我,叫祢有路,无论什么,若是拦阻了祢绝对的主权,请祢插手在其中。”
“我所认识,不论什么
最可宝贝偶像,
使我扯它离祢宝座,
对祢完全倾向。”
有很多东西我们非常宝贝的,是我们的一部分,却成为挡路的:我们的生命,我们的己。总得在我们里面做点工,叫我们能看见在神的旨意上,有多少是取决于基督的地位和意义——基督是主。什么是那决定的关键?乃是基督的荣耀。
你曾否与主来到一个新的境界,在那里祂的主权的实际,以某种新的方式,在新的事物上、新的范围里得着建立?你曾否经过这些而觉得很悲哀,以为什么都没了?你所知道的其实刚好相反。你所经历的可能真的很深沉、很可怕,但是当你经过的时候,你荣耀了神。当主对付那些拦阻“祂是主”的东西的时候,那真的是黑暗的时刻,满了痛苦,但你会来到一个境界,在那里你会为着所经历的每一点感谢神。如何能这样呢?如果主能开了天上的窗户,这可能吗?这是我们在过程中的感觉,但我很有把握,经过某些程度的经历后会得到证实,当我们到了经历的另一端,主在我们的生命中有了新的地位,我们要为着深渊感谢祂,我们要说:“祢是对的,信实又真实。”你可以在信心中说这样的话,但若是有了经历而说出这样的话,那真是一件伟大的事。信实又真实!
神的荣耀显在耶稣基督的面上,基督的荣耀,“基督是神的儿子”荣耀的福音,全都在“生命”、“光”、“主权”中带给我们——神儿子荣耀的三个部分。愿主带我们进入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