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晋元 0 个回复 / 22734 个查看 2020-01-12 04:25

你好傻啊!我的哥!


【路9:25】人若赚得全世界,却丧了自己,赔上自己,有什么益处呢?

【路16:27】财主说:‘我祖啊,既是这样,求你打发拉撒路到我父家去,


听到祥哥的事情,一直想写点什么,想来想去,却一直不知道怎样把自己的心剖开亮出来。


告诉我这件事的哥们的心声和我很共鸣。 这一个跑业务,开磨具厂,做工程包项目的能人,曾经是朋友中一个很能干,很有魄力,很有手段的牛人。好友当年处于事业上升期的时候,面对越来越多的业务和收入的时候,想到的是“生意大了玩不转的时候,找祥帮忙”...... 马上要过年了,这个哥哥去外省要账,喝酒躺在了酒店里,再也站不起来了。


听到这个消息,和好友一样,我也半天接受不了。“傻啊!哥,你真傻!”这是我在家用家乡话说给那个睡了,面对永远永生永死审判的听不见我言语的灵魂。好友说:“起初的时候,听到这个消息,自己也是好长时间缓不过来劲。回过来劲了,开始埋怨祥。” “要过年了,上对不起父母,让老人家怎么过?过去几年因为酗酒和妻子闹离婚,对不起妻子,还有未成年的孩子,下对不起孩子,更加对不起朋友。这个朋友圈和另外一圈的朋友,他都从借了许多债。我这里几十万,gz还有一个五十来岁的大哥,把积蓄一半钱百万资金借给他做生意,这一走太对不起朋友......"


我不知道对于一个有信仰的基督徒,一颗“属灵”的心如何会面对这样的事情。随着年龄慢慢增长,自己的鬓角也已经开始被岁月“挑染”斑白,我开玩笑说是媳妇跟我闹矛盾闹腾的。她说我是继承父母的少白头。可是身体慢慢的不如年轻的时候了却是现实。每回一次家乡,看到母亲越来越多的老态,看着父亲带着沧桑的眼睛,都觉得自己作儿子有太多太多的亏欠。祖辈的长辈只剩下奶奶一个人,高高的个子,也一次又一次挂满岁月的斑斑痕迹。上初中的时候,曾经写过一篇作文,写我母亲的白发,为子女操劳的白发,那时是少年不识愁滋味。曾经很长时间,以为父亲爱吃臭鸡蛋,做了父亲说起这件事情才明白,那是父亲在八十年代生活不是很宽裕的时候的俭省的美德和爱护子女的心。父母这一辈,大婶和三叔也已经离开人世回到生命起源的地方。在比较熟悉的朋友中间,祥哥的离开,却让我感觉到死亡原来真的很近很近。


妻子一直借此又开始“叨叨”的叮嘱我注意身体,早点睡觉,养成好的习惯,我要为她和孩子“负责”啊!我想这也是最真实的人生经历。


每一个人的人生都是唯一的,一个人的经历不可能影响和替代另一个人的人生。每一个人的人生都有许多懊悔和后悔。只是人有时候后悔还有改变的机会,有的懊悔是不再有机会了。


祥哥!你太傻了!我都想对你爆粗口!你个大傻子!老人家的心谁来安慰?嫂子和孩子们的眼泪谁来抚慰?借给你钱的朋友的痛苦谁来承担?我相信上帝不会按照你自己花天酒地污秽床铺审判你,而是使用你自己在审判的时候,你自己懊悔又不能改变的责备你自己的内心,你的心必然成为定你的罪的呈堂证供!


哥啊!你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