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岚 0 个回复 / 28775 个查看 2013-05-25 09:44
下面与大家分享华大桂声网站上的一篇文章——《关于毕业,关于离别》
拿到毕业证书的那一刻,心情有些复杂,有失落,有幸福,有伤感......  
在每个大学生的记忆里,大学毕业聚会是大学记忆中最难忘的一页,看见那些熟悉的面孔,听着那些熟悉的声音,声声祝福中,隐藏着太多太多无法言语的感受。  
昨天的毕业聚会。和自己说好了,不哭!但当我看见那些曾经教我的老师,一幕幕温暖的记忆浮现在眼前,我举怀一饮而尽,眼泪在不知不觉中滑落,留到嘴角边,它既然不是咸的,也不是苦的,而是酒的味道,心里翻江倒海的,久久不能平静......  
我不知道喝醉了,是什么感觉?但我却知道了半醉半醒间是一种痛苦,痛在心里,苦在嘴里!  
去外滩吹风,想让自己清醒点。从未觉得外滩的夜景如此美丽,让人心醉!眼前一片朦胧,是泪,还是心痛?  
一向能言会道的我,此刻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该写些什么,该留些什么。  
昨晚的一切都象电影一样,一遍又一遍的播放着,或许有些记忆是无法用文字说得清,道得明的,大学毕业的感受恐怕也只有那些经历过的人,才能真正体会其中的滋味吧!  
夜已阑珊,我们要散去了。虽然我坚信成长的过程就是不断舍弃、不断求新的过程,但舍弃仍旧是艰难的。星月沉沉,有风从肩头掠过。在这校园里,我们就是掠过的一阵风,没有谁在意我们来去的方向,没有人留意我们的快乐忧伤,除了我们自己。在这风来去之间,我们留下了什么?借冰心的一句话说:假如大学生活是乏味的,我怕再来一次;假如大学生活是有趣的,这一次已是满足的了!  
日子一天天开始,又一天天结束,学生时代如一条婉转清澈的小溪,在它的尽头是汹涌澎湃的生活的海。在我做小溪里的一滴水的时候,我拼命希望自己向前奔流,好成为大海中翻卷的浪花。可是,当我真的奔到了溪的尽头,我又开始无比怀念我曾奔流过的航程。但我已无法再回头了,只好缱绻在海的边缘,借涛声倾诉我的眷恋和惆怅。
时间能给许多问题以详尽的答案。比如说去年我还无从体会毕业生的心情,今年,今天,我就懂了。在我们毕业之时,才深切地体味到他们那种忧郁、苍凉、悔恨与渴望等诸多因素交织在一起的心绪。借书证要交上去时,我们才想到有好多该看的书没看,以后很难有这样便利的条件和氛围,于是谆谆告诫师弟师妹,一如当年师兄师姐告诫我们;再也不用去教室占座了,心里却空荡荡的;再不必为了一份排骨而时时注意下课的铃声了,却提不起吃饭的兴趣;有对走入社会的憧憬,却又不想失去校园的宁静生活……在毕业典礼上接过盼望已久的学位证,高兴之余也不无忧伤地回忆起四年前在新生入学仪式上的签名,好快,一生中最青春、最潇洒、最本真、最灿烂、最恣意的四年就这么过去了。  
又快要七月了。无数学子将奔赴高考的战场,去争取他们梦寐以求的大学生活。想象着又将有多少生命从此在大学校园里葳蕤,我的心中充满了祝福和惆怅。属于我们的那个季节已经过去了。这是规律。明天我再睁开眼睛,将永不能回到昨天的清晨里去。我当然知道,人的一生要经历几个不同的阶段,在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环境、不同的朋友、不同的情感,大学只是一个过程,而且是匆匆的。昨天它还是我的,今天就不是了。以后我也没办法重回到今天的世界里来了,“凡美丽的终将逝去,如急湍”,我不可能一生只停留在一个地方。但是,我无法掩饰我的满怀留恋不舍啊。还不知道前面的路是不是很清楚,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走得很平安,反正想停也停不住了。只得向前,未有终点。我希望大家都快乐,希望今天难舍难分的兄弟姐妹、手足朋友,明天不要变成各自营营役役的陌路。假如我们都牢记那话:“不再相见,并不等于分离;不再音讯,也并不等于忘记”,那么,我又何必太悲伤?“说了世上一无牵挂为何有悲喜,说了朋友相交如水为何重别离,说了少年笑看将来为何常回忆,说了青春一去无悔为何还哭泣?”  


校园里的小饭馆天天客满。室友、老乡、社团,散伙饭的理由只有一个:毕业了。校园里的每一片树叶都是离人的眼泪,校园民谣唱得心里酸酸的。每次聚会,总会有女生流泪,男生呕吐。岁月毕竟在生命中刻下了很多东西,尽管我们一时不能尽悟,怀念总会有的。正如下了自习的时候,一个人走在校园里,昏暗的路灯把孤零零的影子拉的忽长忽短,这种情绪就分外地分明。  
已经很难在自修教室里坐上半个小时,已经很难起早贪黑地背着大书包匆匆赶赶,已经不可能再拿起至今还看不懂的专业课去大啃特啃了,也不会等待着校园爱情烂漫诞生。尽管大家还是如常地为毕业设计、论文、答辩忙碌着,可谁的眼里都清楚,一种伤感随着那一天天的逼近而越酿越浓烈,恰如一轮又一轮毕业宴会上的酒。回想四年来交织着百感的一幕幕,晃如昨日,大学之路却已走到了尽头。我更愿意把这曲终人散的终点当作希望的起点(事实上它本亦如此),我极不愿沉重,可心情不由地沉重。  
分别的日子日近一日的来临。什么也玩不了新花样了。大家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上网——有的在网上为自己的班级建立主页,有的在网上记下自己的毕业感受,也有的为同学留下OQ号和E-mail地址……抱着那个古老的OQ号码,起了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乏味的名字,守住那几个天涯海角的老同学和个别可聊的网友,依依不舍。再也回不去了,这无暇亦无邪的纯真的韶光,即使你愿意用一千万去换取时光倒流,但已逝的大学校园生活,飞扬奔放的四年青春,是不能重温的,只能凭空追忆菁菁校园如水的月华,轻唱“那白衣飘飘的年代”。  
面对人生之初的选择,那份期冀,惶恐和内心深处说不出的彷徨与焦灼,真是一种锐利的痛。老师仍给我们打气,“我们今天是桃李芬芳,明天是社会的栋梁”。可我们心里都明白,当我们义无返顾地走出象牙塔,而近乎勇敢地奔向前程时,又有谁是真正的满心的明亮与欢喜?又有谁不是从一无所有到白手起家?我们必须给自己鼓劲。  
明天是个不可逃避的东东,我们没有退路。我们仍然年轻,我们还可以激情万丈。生活是实实在在的,每一个人都很普通,很平凡。梦想就像天空里可以远飞的风筝,但追求过高也难免于飘零。所以,还是脚踏实地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