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以马内利社区 > 我的邻舍 > 云飞的公寓 > 日志 > 为什么在同一本圣经里读出许多教义教派?


为什么在同一本圣经里读出许多教义教派?

2012-02-10 12:13 ( 25985 次阅读 | 6 个评论 )

 
为什么教义教派之间相互砍杀?
圣经中说的假师傅是不是指着这些只认教义教派,没有基督生命的人?
在现实中怎样分辨假师傅?
请弟兄姐妹分享指教。
 
 
 
中国有各种地方方言,有东北话、山东话、四川话、北京话、上海话、广州话……不同方言虽然差异不小,不过我们大概都会把它当作中国话。但是,如果有一天,一个北京人说,因为北京是首都,只有北京话才是中国话,那其他地方的人就笑了;但如果有一天,日本人跑过来说,日本话也是中国话,全中国人民都笑了。
 
因着时代、地区、背景文化的差异,对同一本圣经有一些略微不同的解读是完全正常的,不要说不同的宗派,甚至哪怕是在同一间教会里,众同工之间对某些经文恐怕也还会有着不同的理解。只要不涉及历世历代教会都认同的核心教义(比如使徒信经),一些次要的教义(比如何种方式洗礼)我们应当谦卑的彼此尊重,并且在此基础上进行真诚的对话和探讨(但应当在一个特别的场合,以免绊倒生命还不成熟的人,反而产生更多的疑惑和论断)。
 
其实,一旦你想通了存在不同的见解是必然的,那么你就会发现其实存在不同的宗派相对就是一件好事,因为至少你可以清清楚楚了解对方的神学观点。比如某人有一个远房亲戚,你通过电话给他传福音信主了,要帮他在当地找一个教会,他告诉你当地有长老会的、浸信会的、卫理公会的教会,你就很容易为他推荐;反过来,在今天的中国,表面上好像没有什么宗派,但是你就很难了解某个教会到底是什么背景,到底教导的内容是什么、和我们有哪些相同和不同,反而更加麻烦和混乱。
 
但现实中,很多个人因着生命的不成熟(不是没有生命,而是生命不成熟),打着“唯独圣经”、“高举圣经”的旗号,其实是“唯我独尊”:“凡是和我想法不同的,就是没有生命的人”。而我们都知道生命成长是一个过程,这样生命还够不成熟的肢体必然为数不少,所以产生那些令人痛心的事情就不足为怪了。只是希望能够有更多“和平之子”,能够多多劝勉这些有不同看见的人,效法基督的谦卑,凡事看别人比自己强,学习彼此尊重和接纳。
 
圣经中的假师傅,不单是没有基督生命的人,而且传播也完全是“另一个福音”,那就完全是另当别论了。要禁止这样的人在教会里散播他们的言论。
 
分辨的方法,关键在于你的“底线”在哪里。哪些差异是可以彼此尊重的、哪些偏差是可以容忍的,而哪些差异则是“核心的”、“本质的”,是绝对不能妥协的。每个人的底线不同,每个宗派的底线也不同。要界定你的底线,需要你对圣经有充足的理解、对二千年教会历史和传统有一个大致的认识、也和同时代的其他主要宗派、观点保持对话和沟通,后两者有助于你从纵向和横向两个方向上突破个人的成见。
标签圣经 
25985 次阅读 | 6 个评论
全部(10)

喜欢这篇文章,就来推荐吧!

 
  • 南南 12-02-10 12:37
    南南
    :)不断想起这文章。尤其是:分辨的方法,关键在于你的“底线”在哪里。哪些差异是可以彼此尊重的、哪些偏差是可以容忍的,而哪些差异则是“核心的”、“本质的”,是绝对不能妥协的。每个人的底线不同,每个宗派的底线也不同。要界定你的底线,需要你对圣经有充足的理解、对二千年教会历史和传统有一个大致的认识、也和同时代的其他主要宗派、观点保持对话和沟通,后两者有助于你从纵向和横向两个方向上突破个人的成见。
  • 默然 12-02-10 15:10
    默然
    每个人都是独一的个体。神造我们的时候也都是独一无二的,所以每个人对圣经都有每个人的感动和理解,再加上地区的差异所以才会出现不同的宗派,但是我们要有一个原则就是无论什么宗派都要以圣经为准绳不能偏行己路,更要防止假教会的诱导,一切以神为鉴,靠神来统治我心。
  • 晓云 12-02-11 15:51
    晓云
    分享了,谢谢云飞弟兄!
  • 风中的蒲公英
    是啊,底线问题是重点。
  • 蔡小杰 12-03-03 17:58
    蔡小杰
    写得好
  • 马柯 12-11-17 10:12
    马柯
    这个问题提得很好,我刚刚信主时,也是有同样的困惑。后来逐渐明白。圣经好比是一座山,远近高低各不同。关键是每个人所站得高度,站得越高,看的越远。认识圣经不可能永远站在一个水平上,每个人的需要也不同。随着灵命的增长,认识会越来越透彻。加尔文的神学对教会做出了极大的贡献,加尔文的改革宗对于冲破天主教的堡垒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但是时代的发展,随着人们对于圣经的研究和挖掘,逐步发现加尔文的神学教义也有不足之处。就是神在圣经中的‘预定’:神预定了一个对于人类的拯救计划,而不是预定那一个人得救,那一个人不得救。正如圣经所说,神不是预定我们受刑,乃是预定我们借着我们主耶稣基督得救。在这里我们看到,‘受刑’就是不得救的人受审判。神没有预定谁受审判,谁不受审判;而是预定了一种得救的方法,就是借着耶稣基督得救。这样看来,加尔文派的预定得救的观点是不成立的。再举一个例子;《使徒信经》是基要派信徒长期坚持的和人人耳熟能详的教义教条。但是细细品读和琢磨,就会发现其中的‘耶稣在十字架上被钉受死以后,到地狱去传福音拯救i灵魂’是不现实的,同时也和他们所宣扬的‘预定论’有抵触。其实是,耶稣到地狱(圣经翻译为监狱)去是宣告他在十字架上的得胜。所以在一个阶段大家都公认是正确的教义教条,到了一定的时期,就会有变化,在现阶段,改革宗又在重复天主教对待他们施用的极端方法对待提出与他们的神学教义不同的教派。这使我联想到现阶段中国的执政者在他们开始革命和创业的时期,极力反对独裁,提倡宪政和民主,到了革命成功取得了政权以后却比他们反对的那个政权更加独裁,甚至连公民集会、结社、言论、出版的权力都剥夺了!神 给人自由,从来不剥夺人的自由,同时也完成人的自由,按照个人的所作所行进行审判。同时神 给人探讨研究和发表个人看法的权力。所以产生不同的教派实在是神 给予教会的恩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