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以马内利社区 > 我的邻舍 > 云飞的公寓 > 日志 > 作为基督徒,我对“心理学”的拙见


作为基督徒,我对“心理学”的拙见

2011-12-31 14:47 ( 31088 次阅读 | 4 个评论 )

 
 
回应一:
 
我个人的拙见:“原生家庭”的理论不应当被完全否决,毕竟从圣经来看,父母和家庭的教育在孩童成长过程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童年的经历不可能对人毫无影响;只是这个理论还不够成熟(或者也可能是被很多人误用),用来推卸自己应承担的责任,而把过犯责任全部推到父母身上,那就不太厚道了——不是,是太不厚道了。
 
就如过去两千年教会历史中,哲学与神学之间有着非常密切的互动,有过重要的贡献,也有过喧宾夺主的时候,艺术亦是如此;近代心理学和管理学等学科兴起,与神学发生互动也是正常的,只是我们要牢牢抓住我们的根本,摆正“主人”和“仆人”的关系。
 
正如我前几天有的一个感动,再搬来这里分享一下:
 
基督徒不应轻忽我们所得的“特殊启示”,以致于我们学了许多“旁门左道”的功夫却丢失了“盖世绝学”;基督徒也不应鄙视我们所得的“普遍启示”,以致于我们走向反智“作茧自缚”。
 
 
回应二:
 
 
没错,心理学的确不是普通启示,而是“对普通启示的回应”。有哪个学科敢自称本身就是“普通启示”呢?哲学?物理学?生物学?都只不过是对普通启示的回应而已。
 
佛洛伊德的心理学,未必代表今天所有人对心理学的共识。比如我就完全不信弗洛伊德的那一套,但我不会因此否定心理学本身。任何一个学科都是有其发展过程的,比如化学最早在中国不过是“炼丹术”,在世界其他地方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后来许多伟大的化学家都是基督徒,使我们更加明白了上帝创造物质世界的奇妙,时至今日,不会再有人因为“化学”的“出身不良”而拒绝化学这一学科了。天文学也是经过了一个漫长的发展旅程,早期天文学除了用来制定年历以便人们从事农业生产之外,更是用来作为观星象而占卜,也算是“出身不良”,不单出身不良,而且过程中还有著名的哥白尼、伽利略遭到教会逼迫的事件,成为教会与科学对话史上的一段耻辱。心理学作为一个正式学科的历史还比较短,还有很远的路要走,作为基督徒,我们应当以史为鉴,抱持更宽广的胸襟。毕竟各种“心理现象”是普遍存在的,关键是看我们作为基督徒,如何从圣经的世界观出发去解释这些现象,发展出心理学当中一个合乎圣经真理的分支。这并非只是一个“异象”,而是今日一些有识之士已经开始的行动。
 
当然,回过头来还是要说,心理学不是圣经权威,也不是救主,并且还在一个不成熟的发展阶段,所有这些世上的理论也都只是暂时的;唯有神的道乃是永远长存。
 
31088 次阅读 | 4 个评论
全部(7)

喜欢这篇文章,就来推荐吧!

 
  • YKChan 12-01-11 05:11
    YKChan
    我想请你看看两个网站,你就知道心理学的问题:

    第一个是基督教的:

    「中國基督徒需要批判心理學」(http://www.chinesechristiandiscernment.net/

    第二个是非基督徒的:

    「The Antipsychiatry Coalition」(http://www.antipsychiatry.org/
  • 云飞 12-01-11 19:21
    云飞
    YKChan: 我想请你看看两个网站,你就知道心理学的问题: 第一个是基督教的: 「中國基督徒需要批判心理學」( http://www.chinesechristiandiscernment.net/ ) 第
    我想我们对“心理学”的定义不同,虽然用的词一样,但所说的并不是同一个概念。
  • 兰秀云 12-01-14 13:35
    兰秀云
    "作为基督徒,我们应当以史为鉴,抱持更宽广的胸襟。"这点真是太重要了!谢谢云飞弟兄的分享!
  • Alleness 13-04-02 22:49
    Alleness
    哈哈,发现好东西了……好好看看